[爱情]初不识,终不认(3)

从今上次组织聚会合到了莫宁的张狂之后,方天行决心不再和莫宁有如何关系,甚至印度语印尼语课都旷课了一点次。

方天行的阿爸是一名化学工程师,姑姑是一位老师,父母从小对她的教诲相比较严酷,而这种严苛也直接影响着他的传统和择偶观,他无法经受轻薄的半边天。

有生以来相对压抑的环境让她的性格更加隐忍,他习惯用绘画的主意排解郁闷心情。多少个礼拜下来,他绘画的效用越来越低了,方天行暗自庆幸这一扭转,他的心态再度可控了。

恰逢周末,隔壁宿舍喊他去打球,尽管方天行个子不高,一米八不到,不过弹跳力突出,篮球打得不错。一行人来到离宿舍楼较近的北侧篮篮球场,简单热身后,分好阵容初阶了对决。

从前几场球赛下来,我们都清楚方天行的实力,为了实力均衡,特意选了巨人的在另一支部队。方天行又收到队友一个优质的传球,虚晃过人赶来禁区内,五个高个子在篮板下防守,方天行正捉摸着使用惯用手法,先虚晃一枪然后强突上篮。

不经意间,余光瞥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他的心毫无征兆的增速跳动起来,又是这种熟习的束手无策不安感,从小到大,他很少失态,而短短的多少个月里,他早已多次无法控制自己的心境。此刻他的心绪控制权早已不在自己的手里,不管她愿不愿意认可,外人身的反馈让他立即拉起了思想防线,他明白,出现在她视线里的早晚是莫宁,一个得以随便操控她情怀的女子。

方天行手里的带球动作没有停息,又偷偷瞄了一眼莫宁的倾向。玫黑色运动卫衣,紧身短裤丰富映现了莫宁匀称修长的美腿,头上扎着高高的马尾,浑身散发着令人迷醉的太阳气息。让方天行感到不安的是,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男生,个子很高身体结实,发型是干净利落的板寸,他和莫宁之间的偏离相当近,相对是一米之内的亲热距离!

方天行的血肉之躯动作更为僵硬,他的心血像高速的马达,飞速的转动:“这些男的是什么人?不是上次的百般男生,他们如何关联?是在幽会吧?”此时,方天行的大脑已经乱成了一团,多年打球作育的潜意识反应让他虚晃了弹指间,随后却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在地上,方天行感受到篮球从友好的牢笼脱离,失控的撞了出去。其别人明确还没搞精晓情况,就看见方天行摔倒在地上,篮板下高个子舍友伸手拉起方天行,嗤笑到:“老马也有失前蹄的时候,没摔伤吧?”方天行脑子脑子嗡嗡的响,耳朵已经罢工。

她站起身,再度寻找莫宁的人影,他看到这一个男生打开车门,而莫宁满含笑意的进到车子内部。方天行把失落和心痛藏在眼里,含糊不清对舍友说:“摔得有点狠,明日打不了了,你们继续打,我先回宿舍。”

方天行一个人再次回到宿舍,他取来书架上的画板,重新夹了一张白纸,右手里拿着铅笔,愣了好一阵子,仍是不知晓该从何画起。

有人说:暗恋,只不过是一个人的风花雪月。诚如是,悲伤抑或快乐,惶恐抑或臆度,都是和谐的独角戏,没有人家的插手。可悲吗?不如说是盛大吧。一个人在心底演绎着春秋四季,演绎着五味陈杂,一个人承受,一个人享受,卓殊的折磨和快乐会折磨的人憔悴。

最可悲的是,有些痛和爱好不能言说。一个人起始,一个人停止,悄无声息的流动,像是寂静的泪珠,黑暗中,只有和谐咋摸出它的含意。

方天行决定不再坐以待毙,他要和莫宁表白,结束自己的前进的惨痛。他拿出手机打开QQ,找到莫宁的账号,习惯性的进去莫宁的上空,仍是一片空白。对于莫宁,他照样什么都不了然。

QQ号是此前在意大利语班添加的,他为那一个账号新建了一个唯有一个人的分组。

她鼓起勇气,点开了对话框,感觉太多的话堵在喉咙,干涩疼痛,想倾诉痛快又不明了该从何说起,打了一行字又逐字删除,反反复复,方天行终于点了发送键,“在啊?”毫无新意的开场白。

夜幕10点钟,方天行丝毫从未困意,手机直接放在身旁。忽然,手机屏幕亮了,是小企鹅的图标,方天行急速解锁,点进入是腾讯情报提醒,振奋的心怀再次重重掉在地上。

一分钟未来,莫宁的头像忽然多了一个小红点:“你是?”“有咋样事情啊?”方天行的心如释负重般轻快了起来,他激动的攥紧了手里的无绳电话机,斟词酌句后,方天行摒弃了祥和表白的初心,他毕竟更恐怖被驳回,害怕还并未相处过就错过了类似莫宁的身价。于是,他控制先从朋友最先,于是借口社团活动的事务当做幌子聊了起来。

原本迈出第一步之后,一切都变得很简单。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