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余秋雨_拜水冷沙洲_问道阳关雪

      读《文化苦旅》有感

一场有关文化的救赎

文/花祭_zzz

化学答案 1

 
穿行于漫长岁月间,随余秋雨一同看历史长流,华夏悠悠,走过有着山川之玄,岁月之秘的还未被解冻的尼姑庵门基,走过承载着圣人一身疲惫与杂乱的黄州赤壁,走过集两百年仓储三干里搜聚,然散之于一朝焚之于一夕的天一阁,走过智者灵魂聚居的欧州墓地…一路伤疤斑斑,一路哀索萧然。

“我在山间寻找路,用短短的生命贴一贴这星球的嶙峋一角。”我也紧跟着他的步履,在失踪的历史中验证文化苦旅。

   
沙漠俌伏,关山万里,于世尤奇,然一夜快心动魄的风沙呼啸,推开了面北荒漠中一个洞穴的门。

 
敦煌坍弛的土墩石墙扫不住冷沙冻浪,昔日风度无限被飞天镌刻于石壁之上的归依也在滞游留之中随历史风沙飘散,就这样一个民族的耀武扬威,一个时期的信印被人流所挟,被声浪所融,华尔纳与杰恩的赛璐珞溶剂渗入骨髓,将历史的真藏一点一滴地消磨殆尽。

 
这片沙洲的风也逐年冷淡,历史至此爆发了决死的唉声叹气,随着我们历代祖先的信教在流浪,文明之旅的僧人用微薄之力,在一个骚动的黑夜中掀起了几丝琐碎而又科学的几缕晨曦,让文化苦旅终于在漫长无尽长夜中窥进几抹微弱的想望。

   
江南水乡,亭台楼阁,黄州赤壁,然一桩莫须有的乌台诗案将宋推上了静谧的绝境。

 
科伦坡,一个欲把大明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的儒雅之城;江南,一个斯文墨客豪杰雅士代代出的繁华之地;黄州,一个时间与上空道错分杂的人生驿站。在这么一个翩翩的乡村,随风的江南小镇中,却流淌着官场与文坛的污泥滓垢。

 
这是场文化的陷落,历史与文明被虚伪妒忌与狂妄掩埋的沉重让文化在酸溜溜中残喘。尴尬的知识分子将酱缸推翻,将希冀拒于黄州赤壁,不过正是这洗去了苏子瞻人生的喧闲,让他摸索无言的山色,让湍急的水流会聚成给文明带来曙光的千古佳作。

 
白雪皑皑,烽火高台,凯歌高旋,然一场阳关凄迷的风雪将急剧惊骇化作废墟荒原。

化学答案,岑参经过此地,寄一封萦绕哀音的家书;李太白经过此处,寄一份抽刀断水水更流的哀伤;陆务观经过这里,寄一份壮志难酬的不甘心。

 
胡笳与羌笛不再欢跃,争战与失利将豪杰推上风口浪尖,“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阳关,养美到茫茫与一落日的凄惨,美到中国文化的古板,文化之旅又两回接受历史的考验。幸而小说家的落寞冲出太阳坍塌的城墙,让建国立业在梦中吹响了喇叭,让文人武将在阳光中听得见沙漠冰河的马蹄声,让给吟啸与文明混合出夺人心魂的文明礼貌,于朔风中独立。

 
跟随余秋雨,体验文化苦旅,我来看了文明之光在历史时刻冲刷下闪光的闪亮的晨光,我看到了人类文明在长时间延续中穿行的巨大力量,我看齐了文明在四回次酸楚中优异的不羁。

 
或许真如余秋雨所说的,大家再也读不到传世的檄文,只剩下廊柱上龙飞凤舞的楹联,在也找不见慷慨的缺憾,只剩余几座可凭吊也可休息的平台,再也不去梦想历史的震撼,唯有严峻安生的万古河山。这时,文化不只是纸上谈来的苦头,而是真的历史坐标上的思想。

那是本身教育学路伊始的首先篇随笔,希望大家多多鼓励❤❤❤

化学答案 2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