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的只剩逻辑的穷逼

有一种穷逼,穷的只剩逻辑,我称之为「逻辑瘾者

「抵抗社团」的故事

『抵抗协会』是一款看似于杀人游戏的桌游,我的室友校长把它推荐大家寝室时如此说:『我万分晌午教会我爱人和他室友们玩抵抗协会后,她们当晚玩了个通宵』。结果,我们寝室学会之后,连续完了几个月的周末。平心而论,我不太喜欢玩,不过这个游乐吸引了自身长期的热心,源于给自己带来的赫赫的优越感。在以前的杀人游戏中,杀手会不分平民警察,首轮把自家杀死,来避免自己有分析阐释的机会,可在「抵抗社团」中直到最终的输赢分晓,都不会有人死掉,这也使得自己始终可以揭示间谍,或大隐于市,气场直逼「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室友讲师说:『李牛怎么能每便过完第一批次就见到何人是老实人,何人是间谍啊?』
当自身以不同地位赢太多局后,不管我是何许角色,说咋样话,室友们在论述自己的理念前,都会说:『不知这一次李牛是不是又在玩高端······』
我分享着主导与队友流畅的配合的快感,陶醉在控制舆论导向的打败感里。即使我知道这并不意味在生活中我比外人可以,可是足以验证自身比她们所有更快更强的剖析能力,而这总体都出自自己这「优良」的逻辑。

「自命不凡」的故事

本人曾跟自身女朋友(现在早已是前女友)认真地分析过自己要好:『我从小就是一个自称不凡的人』。上小学低年级时,尽管我弱不禁风,老实巴交,可是自己觉得温馨脑子却很利索,而身边有些小伙伴们就多少灵光了;到了小学五六年纪,和班上多少个小同学总能解出大部分人不会解的数学题,看到这么些小同学得意的神气,我心里探究着:『呵呵,你们一定还错以为你们才是班上最了解的人』;到了初中,随着物理,化学的引入,我逐步稳定在了岁数第一,一边向往着更大的舞台,一边目睹着身边的「聪明」同学逐步因绕可是物理数学抽象或复杂的逻辑而倒塌;进入高中,学习热情骤减,对分数排行不再分外受寒,退出高校第一队伍容貌,不过并不妨碍我内心觉得自身的这么些率先队伍的同学们不过这样,我无兴趣捡起热情,领先他们,只因觉得要学的东西没太大用,不值得废寝忘食地读书;来到大学,发现室友们都是个别高校高考的前几名,每个人都有点卧虎藏龙式的聪明,对于不同文化性格的奇幻和清楚终于渐渐抵消了「自命不凡」的持续增进,最根本的是大学早期里不再有统一的评比标准,我不在乎成绩,不在乎成绩的人多的是,到处都是还在谋求兴趣支点的学生,而自我也并不是见仁见智。高校在令人穿梭自我认识的同时,也没有了人际圈中的竞争关系,「酒肉」朋友,「负能量」伙伴也都成为了褒义的讴歌,至少对自身如此。内心不再愿意跟人相比,只求自我认识,没有了对比,也就不曾了「自命不凡」。硕士生涯依旧这样。那就是自己「自命不凡」的故事,始于「自命」,终于「自我」。

「逻辑」与「智商」

化学答案,这是本人女朋友(已经前女友)博客中的一段话:

这引出另一个问题:为啥逻辑令自己这样抓狂?男生提出一起玩抵抗社团,女人见状很少会积极响应。引用一位女伴的话:像这种表露智商的游乐本身或者不要玩了。你看,逻辑与智力被人们视作同一种东西。然则真正那样吗?我以为不是。逻辑的显得更像是解决协同具体的数理难题,有实际的目的驱动并且可以切切实实量化,而得以量化的正式往往被更多地加以利用,不论它是对是错。更遗憾的是几乎所有人都默认了这多少个专业,逻辑不佳就觉着自己智商低,事实上逻辑不佳的人在智慧测试中的表现委实也多次不如这一个逻辑好的人。而所谓的高智力又一再会给人带来优越感。不过,智商这多少个数字到底有多大意思?它遵照的原理是什么样?就像雷诺数只是一个用以区分层流与湍流的物理量一样,对物理量关注太多而不去研商它的机理,只可以是内容倒置。试想一个破绽百出的前提在多大程度上会引出一个不利的结果?因而,不是逻辑本身,而是逻辑的优越感令我看不惯。

文中提到人们平时认为智慧的音量遵照逻辑能力的强弱。也许,有人表示难以置信。可事实上,这些前提已经影响为许三个人生根发芽的原来偏见了。有人在辩论赛旁征博引,剥茧抽丝,难以反驳,大家会拍手叫好她逻辑能力真好,心里却想:这人智商真高。有人解数学难题,正推反证,步步有理,水到渠成,我们会拍手叫好他演绎能力真好,心里却想:这人智商太高。我们不甘于公开说人智商高,但却不声不响把它归纳为智商的元素。

「逻辑瘾者」的出生

若逻辑只存在于理论和解题,我也不会写下那篇著作。可怕的是,逻辑带来的优越感驱动着人追求逻辑四射。随着步入社会,随着网络生活的炙热,见到新定义,听到新热点,跑去翻看外人的两篇作品后,就动用逻辑思考的主意整一观点在网络上吼上一嗓子,祈求能震聋旁人的狗耳,即便外人听不见也没提到,自己的逻辑思考刺瞎自己的狗眼,也足以让投机满面红光好一阵子了。若再有不期而遇的火候,听到业界名流,比如「罗辑思维」说:『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是多种角色,白天上班时你是经理娘的员工,回到你自己的岁月里,你就是网络上的一个评论家』,简直要欢天喜地,直呼「英雄所见略同」了。随之,「逻辑」涉猎的领域尚未了顶峰,时事评论,科技分析,产品观望,社会科学,国际纵横,都被逐个拿下,至此,一个「逻辑瘾者」带着无处不在的逻辑优越感诞生了。

逻辑瘾者的特点之「世事洞察」

逻辑瘾者特点之一就是:不管遭逢何人,谈起什么事,都能刹那间彰着意见,随之就能提议解决问题的方案,探讨什么事都能当启蒙先生,总之就是要立一个「世事洞察」的牌坊。

逻辑瘾者的风味之「事事必争」

逻辑瘾者的另一个特色就是:观点相左时必争,观点相同时亦必争,因为觉得旁人的视角永远不容许和ta的是同等样的。即使是发挥协助别人的见地,也是定要换种说法,以示自己的独自思想。

逻辑瘾者的风味之「信仰「逻辑」」

逻辑瘾者的最奇葩的一个特点就是:「逻辑」成为了一种信仰,认为「逻辑」可以变更总体。这种逻辑瘾者可谓是巨瘾,在其个人介绍上多为『思维能该改变整个』,『深信互联网能更改总体』,『相信用户体验能改变一切』。在这种巨瘾的内心,总能找到一种东西得以改变整个。

穷的只剩逻辑的穷逼

好呢,我认可,我要好平日一定水平上就是这些穷的只剩逻辑的穷逼。「抵抗协会」带给自己的逻辑的优越感被女朋友厌恶,十几年的「自命不凡」所依赖的灵性的让利感到头来发现不过是逻辑伎俩而已。『人缺什么,就好表现什么』。我内心拒绝过不少次这多少个论断,我在个人介绍里卖弄自己「懂温情」,回顾下这二十多年,我比二妹更多程度地安慰叔叔婶婶的心,我比绝大多数同室更多地体谅着讲师,我比绝大数男生都放在心上言辞上不去伤害女校友,我比绝大多数男朋友都能送出更多更好的惊喜······我说自己懂温情有什么样窘迫,我无数次都觉着这是何其天经地义,不容置疑。但是,我本次必须认可:我的确不懂温情,因为我的中庸一向不可以与自我的逻辑真正分离,因为自身总是先有逻辑,再有另外。我曾经知晓逻辑改变不了一切,可自己早已对太对事情会不由自主的逻辑先入;我一度学会对尚未考虑成熟的题材不随便发表意见,可自己却还没法防止自己偶尔陶醉在让人瞧不起的逻辑优越感中。

打倒「逻辑」的牌坊

若果你身边有人总喜欢在生活中依靠自己很快的盘算,即时地对你逻辑思考,只要ta没有当真清楚地将您说服,你就不用觉得你协调需要先好好思考下ta说的话,你只需要说一句终极反问:『唯独你说的究竟有怎么着分别?』一句更直接的话是:『你究竟想说怎么?
或是你会发现ta会不停用新的逻辑解释刚才的逻辑,直到你感受ta的无力感,这时你不要太在意ta的理念,因为ta只是逻辑瘾发作而已。本身已变色,何人来将自我制止。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