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答案请慢些变老

 
 每一回给小姑打电话,她都苦口婆心的说着家常的细枝末节,我都只是嗯嗯的应着,我晓得大姑就是想和自己说说话。

 第三遍感到大姑的确老了,不是头上的白发,不是脸上的皱褶,甚至不是做完家务的捶肩捏腰。电话里,大妈说因为感觉看不清彩电了,所以配了一副老花镜,一下领悟多了。

 因为一年只回家一五回,所以每一次回家都对母亲的变老感触很深。休假的时候带姨妈出来旅游,拍合影,姨妈望着照片说,和小伙子站在一块儿,显得融洽更老了。

 前几日看到一篇文章,说人的终身其实唯有900个月,可以在一张A4纸上画一个30×30的报表,每过一个月就在小格子里打一个勾。如若每年可以回家陪小姑一个月,以80岁总括,那么还有23个小格子……

化学答案, 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是何许的雄心凌云,怨岳母的唠叨成为约束纷扰自己的安静苦恼自己的生活,怨家庭成为亲善的封锁不可能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事业工作中,怨世界太小天空太低不够自己展翅飞翔,年轻就是要闯世界,年轻就是要无极端,年轻就是要追求落拓不羁。大姑并未会拉扯大家前进的脚步,他们只会倾尽所有的支撑而从不丝毫的彷徨,不管大家留下他们的背影是或不是还有一双留恋的眼神。

搴帷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

惨惨柴门风雪交加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黄景仁《别老母》

 当大家发现到时间难留岁月衰老,徒然去阻止大姨发丝的花白、双手的执着、腰身的伛偻,感慨子欲养而亲不待,却全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唉声叹气与迷惘。我想我还没办法真的体会老人恩情之万一。

 初中的时候,化学老师休完产假回来,和大家说的率先句话,“养儿方知父母恩,生了亲骨血时候才清楚岳母的苦和累,感觉未来必须求好好孝顺自己的二老。”说完眼泪就留下来了。彼时坐在台下的众多毛头小伙和少女,还都爱莫能助体会到其中的深情厚意,不能明知这大约的言语中蕴藏了有点感动和内疚,无法了然那眼泪中隐含了有些懊悔与期望。

 父母之恩难以言说、难以报答。从父母把大家带到这一个世界上起来,我们的第一声啼哭、第一声呼唤、给父母的首先个柔软的亲吻、迈出的跌跌撞撞的率先步,再到第一遍去幼儿园面对分离的痛哭、第四遍在学堂被教授称赞的欢娱、第四遍被同班欺凌的泪水、第五遍吵架的倔强、第五次离家的决绝,我们成人的每一步都浸透了父姑姑的敬意的眼光与极端的爱。比较于大家能做的,父母的没落留给我们的时光却是越来越少了。希望在最终大家能做的不单是忏悔。

 姑姑,请慢些变老,再留下大家多一些行孝的时刻和时机,来报答此生的作育之恩。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