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读书笔记化学答案

告白读书笔记

凑佳苗

东瀛赫赫有名推理诗人,二〇〇五年获第2届东瀛新人剧本奖,二零零七年以短篇推理作《圣职者》拿下了第35届原创广播剧大奖和第29届随笔推理新人奖。之后,她将那部推理处女作增添成长篇推理小说《告白》,《告白》于二〇一〇年被拍成电影搬上银幕。


神职者

讲述人: 森口悠子,S中学教授

会友樱宫正义

悠子自幼家庭贫寒,但爱好阅读,凭借自己努力及育英会奖学金考入当地国立大学化学系,同时在指引班做全职助教。

完成学业后,考虑到如果做教授可以毫不偿还奖学金,加入了助教资格考试。取得教师资格后在M中学任教三年。

“既然要进去教育界,就要挑衅职务教育的现场,不牵记高中的话退学就好了。我想关怀无处可逃的儿女们。”

在M中学结识樱宫正义老师并相爱。

樱宫正义

国中时为不良少年集团头目, 高中二年级时因打伤导师被勒令退学,后浪迹海外,在与在纷争与贫困中生存的人结识并共同生活后,潘然悔悟,回国后去的高中毕业资格,进入私立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后成为国中教师。为了挽救和自己当年一样误入歧途的孩子们。被大众称为“劝世鲜师”。

在婚礼前夕,悠子发现自己怀孕,樱宫正义在婚检进度中被识破生殖器疱疹中性(neuter gender),而悠子并未感染。樱宫正义为了孙女的幸福,甩掉与悠子结婚。

“那人间对生殖器疱疹带原者确实存在偏见。即便孩子没感染,即使给人通晓大叔是带原者的话不知道见面临如何遭遇。就算交了情侣,朋友的爸妈可能会对男女说无法跟那家伙一块玩儿。上学的话尽管就餐啊体育课啊什么的都不会有问题,但难保不会遭到同学甚至老师的欺负。没小叔的小孩儿的确也恐怕被歧视,然而比较社会还相比能经受。”

任教初期,也曾经想称为热血助教。

“只要爆发一点儿题材,就课也不上全班一起设法解决;只要有一个人相差教室,尽管课上到一半也要追出去。”

而后,想法发生改变。

“但是有时我会想,那世上没有周全的人。老师要对着学生热切说教,是或不是有的不可信过头儿了吧?把团结的人生观强行灌输给学员,只是自我满意而已。”

幼女爱美出生后,悠子休息一年照顾女儿,而后,在S中学任教。在此以前,为温馨定下两条规矩:

  • 不直呼学生的名字
  • 尽量以同等的情态、礼貌的话语应对

在S中学任教时期有男助教因在课堂上告诫女学员不用聊天被学生陷害,该男老师为爱护体育场馆尊严认同自己是同性恋,校方反被养父母思疑,该男老师被迫转至其他校园任教。

之后,凡半夜收到学生短信,一律由同性老师前往处理。

爱美的偏离

悠子将孙女爱美送到幼儿园,但因为托儿所只到六点,而悠子的娘家住的很远,于是悠子委托住在学堂游泳池前面的竹中太太照顾爱美。

竹中太太家养着一只叫做毛毛的大黑狗

新年时竹中太太生病,悠子不想找人替代,于是委托托儿所延长至六点,自己尽量早下班去接爱美,周一的教人员会议因停止时间不确定,悠子会在四点去接爱美,让爱美在医务室玩直至会议终止。

爱美十分喜欢兔子,尤其是玩具小棉兔

悠子和爱美去购物为主店时候,爱美想买绒布包装的小棉兔巧克力,悠子拒绝了,爱美非凡失望,该进程为班上的下村同学看到了。

一周后,悠子开完教人士会议后,发现爱美失踪了,后来和校友在游泳池中找到爱美的遗体。医院诊断结果为溺毙,警方的从不曾伤口及衣服整齐判断爱美失足落水导致意外死亡。

警方在栅栏附近发现与爱美托儿所发的面包一样的面包碎片,有几个学生也在游泳池附近见过爱美,由此推断爱美是去竹中太太家喂毛毛发生意外。

爱美寿终正寝后,悠子和樱宫正义住在了伙同。

葬礼过后,竹中内人带来家庭存放的爱美的旧物,悠子从中发现了小棉兔的绒布包包,竹中爱妻说是从毛毛的狗窝里找到的。

悠子开车送竹中内人回家,在竹中太太的院子里发现毛毛正在玩一颗棒球,悠子觉得棒球应该是犯了小错被罚打扫游泳池的学童玩抛接球时扔到院子里的,并因而猜忌爱美发生意外时并不是一个人。

悠子到家后,在小棉兔绒布包包的内里发现电线样物体,联想起以前暴发的事件,猜测出爱美的已故可能并不是意外事故。

少年A

外表:品学兼优的模范生,成绩能够

鲜为人知(来自少年C):偷偷捡流浪猫回家,用自己发明的“处刑机器”反复虐待,最终狞恶杀害,并素描电影放在网上公开播送(*
天才博士商讨所 *)。

5月初旬的一天,少年A向悠子突显带有电击装置的零钱包,悠子训斥少年A,少年A满不在乎。
悠子在全校的教人士会议上告知了少年A制作的零钱包和少年C的叙说,但我们反对,悠子致电少年A的生母,少年A的生母一样不敢苟同。

隔周少年A找到悠子,让悠子在报名表上打印,以“防盗钱包”参全国中学科展,该发明在举国大赛中获国中组第三名。可是在地面报纸报纸发表少年A获奖音信的当天,占据头版信息的却是“*
T市一家五口灭门血案(路娜希事件) *”。

少年A的吃醋心愈加膨胀,埋头开发处刑机器。

T市一家五口灭门血案(路娜希事件)

十三岁初一女学童在暑假之内把推理小说里提到的各类毒品分别少量混入家人的晚饭里,然后每日把区其他病症记录在blog上。最终将氰化钾混入晚餐的咖喱中,致使老人,祖父母和小高校四年级的兄弟身亡。

路娜(Luna)是罗马神话里的月亮,也指月神。希腊神话里叫做席琳娜(Seline)。路娜希(Lunacy)指精神异常,心智丧失,或者愚蠢的行为。

女学童在暑假前和院校的T老师称想去拿忘在化学实验室的记录本,带班的T老师因几分钟后有老人面谈,把实验室钥匙给了女学员。事后发现,案件中的氰化钾来自该校的实验室,舆论严格的追究T老师的保管权利,T老师最终被迫辞去教职。

少年B

温柔,稳重平和,有七个二姐。

B入学后,参加网球社,后因没有出台操练机会而退出。出席补习班后的豆蔻年华B第二学期战绩日新月异。不过寒假后,少年B成绩抱残守缺,被补习班老师当众批评,而原本成绩和融洽持平的少年F却超过自己。郁闷的豆蔻年华B去游戏厅打游戏,与高中生暴发争执,被警察救下后,来接自己的却是男性的体育老师,少年B觉得悠子认为班上的学童没有团结的孩子主要。

少年B因违反校规被判罚,七天内天天放学后打扫游泳池畔和卫生间一钟头。

少年A将电击钱包的电压成功扩大为三倍,少年B指出将悠子的外孙女爱美作为实验目的。少年A知道悠子周周六会把爱美带到全校,少年B知道爱美平常独自去游泳池畔喂狗,和悠子没有买给爱美的小棉兔绒布包包。

周一,少年A和少年B躲到游泳池的更衣室等到了爱美,将小棉兔绒布包包交给爱美,谎称是悠子买给爱美的情人节礼物。爱美当场被电流击昏,少年A对少年B说出“*
去跟旁人宣传吧
*”后满意的偏离了。少年B取下小棉兔绒布包包后,扔到栅栏另一面,将爱美丢入游泳池后逃离现场。

其次天当少年A得知爱美的尸体在游泳池中被察觉,质问少年B为啥越俎代庖。

报复

悠子告诉少年A,爱美的逝世是出乎预料,相对不是她愿意的惊天动地杀人案件。

悠子前往少年B家中,在少年B姨妈面前听取了少年B的讲述后,重申爱美的物化是出人意表,并驳回了少年B二伯指出的赔偿金。

悠子将樱宫正义的血流注入少年A和少年B的牛奶盒中,让他俩饮下富含梅毒病毒的血流。

“之所以没有跟警察表达真相,是因为不想把A和B的处罚委交法律。A即便有杀意但并从未一直出手。B纵然尚无杀人但却杀了人。尽管交给派出所,五个人顶多进少年院,要不就是保安管束处分,甚至有可能无罪获释。我想把A电死,让B淹死。可是尽管如此爱美也回不来了,A和B两人也无力回天忏悔自己犯的罪。我期待那多人领略生命的崇高。我梦想他们知道那点,驾驭自己罪行深重,然后背负器重担活下去。”


殉教者

讲述者:** 北原美月 **, S中学学生,路娜希崇拜者

维特来了

悠子先生用血液报复修哉(少年A)和直树(少年B)后低沉不明。新学期起首之后,直树不再念书,修哉被大家所疏远。

寺田良辉接替悠子,担任二年二班的班导师,以“维特”自称。维特对读书期末爆发的政工一窍不通,挖空心思试图与班上的学员拉中远距离。

维特在班上布置班级体育场馆,很多图书都是樱宫正义的文章,学生避之不及。

维特举办班会,切磋直树不上学的业务,试图靠全班的能力,把少年B拉回课堂。维特让班上同学轮流影音笔记,由维特和美月送至直树家。维特询问美月的外号,于是美月再度被大家誉为“美蛋”。

化学答案,直树的不到

美月和维特去直树家送笔记,直树的姨妈特邀他们进会客室。直树的三姨埋怨外孙子的感情是悠子所致。直树一贯未曾出现。

“小直会有隐痛都是去年的教育工小编害的。如若所有老师都跟你一样热心,那儿女也不会成为那样了…
…”

美月依然每星期四和维特一起去送笔记,只是直树的三姑越来越冷淡。美月和维特说起就是继续家庭走访直树也不会来读书,维特依然不肯甩掉。

3月始发,“* 全国中学生乳制品推广运动
*”发轫在全县推行,体育场所的氛围早先凝重起来。全班津津有味喝牛奶的只有维特一人。

维特让大家在彩纸上写下留言鼓励直树,诡异的空气让我们乐在其中。

“人并不是只身的。世道就算危险,但要么甜美地活下来啊。”
“要有信念。NEVER GIVE UP!”

当日放学后,副班长佑介将牛奶盒扔到修哉脚边。对修哉的制裁从此起首。

对修哉的牵制

从第二天初步,修哉遭到同班同学的掣肘

  • 写字台、鞋箱和储物柜里塞满纸盒牛奶
  • 台式机、运动服被偷
  • 读本每一页被人写上“杀人凶手”

“大多数的人有点都期待受到别人的赞美。不过做好事做大事太不方便了。那最简便的点子是怎么着吧?谴责做坏事的人就好了。话虽如此,率先纠举的人,站在纠举最前方的人照旧必要至极勇气的。可是随着打落水狗就简单了。不需求团结的意见,只要附和就好。这么除了当好人,仍是可以突显平常的下压力,岂不是一举数得的乐事吗?”

班上同学的手机收到短信邮件:

“修哉该受天罚!搜集制裁点数!”

渴求我们告诉自己对修哉做了什么样,由那几个邮件评分给出点数,每个周六结算,全班点数最少的人从下个星期先导被视为杀人犯的同党,接受平等的掣肘。美月拒绝出席制裁。

有学童在作业中夹纸条向维特举报班上有同学被欺负,维特在班会上校其身为对修哉战绩的吃醋。

放学后,美月被同班胁制,质问是或不是是向维特告密者,并恐吓美月向修哉进行制裁,美月违心向修哉扔牛奶盒,砸中修哉脸,向修哉道歉被同学听到,被同班强按与修哉接吻,并拍下照片。

当夜修哉发短信邮件约美月在便利商店相会,把美月带到河边平房,给美月看了验血报告。美月也告诉修哉其实自己清楚悠子并不曾在牛奶中掺入血液。

其次天修哉用自己的点子对欺负美月的同校施加报复,自此再没人对修哉搞恶作剧。

美月和修哉大概天天都在河边平房会见。修哉给美月演示了温馨研制的测谎手表,并向美月坦白了祥和用处刑机器杀小猫。

首先学期结业式的头天,美月和维特去直树家送笔记,美月给直树写了一封信,告知直树牛奶盒的原形,维特把笔记和写满同学祝福的彩纸交给直树的亲娘。维特从门缝对房间里的直树喊话:

“直树,你在的话听自己说。其实这一学期优伤的不只是你,修哉也分外不快。他被班上同学欺凌了,卓殊拙笨的欺负手段。我对大家说那样做是畸形的,我可怜用心的劝导⋯⋯我们通晓了自身的苦心。直树,跟自家说您的烦躁好不好嘛。我会全心全意接受的。我必然会替你解决,希望你相信自己。前几天结束学业式一定要到校园来啊,我等你!”

美月的信最终并未送出,当晚,直树的娘亲被直树杀害了。

其次天学期毕业式后,班上同学被胁制离校,美月被留了下去,以便警方审讯,

美月用修哉制作的测谎手表得知维特每周的家园走访可是是维特的本身餍足,并对派出所讲出了原形。

美月陈设用毒药杀掉维特。

美月从小学低年级开始就喜欢直树,直树是美月的初恋。直树是班上唯一一个不叫美月绰号的同学。


慈爱者

讲述者:** 下村优子 **,直树(少年B)之母

森口的来访

直树大姨平昔对校方安顿单亲姑姑悠子担任青春期多愁善刚外甥的班导师非常不满。而直树在游戏厅被不良高中生要挟的政工,直树二姑也以为是悠子以家庭为事先,没去接直树。甚至悠子的孙女爱美在游泳池溺毙的风浪,直树的四姨也觉得是悠子把孩童带去工作场面,对自己公务员身份的张扬导致的意外。

“一路听下来,原本是满载期望的中学生活,爆发的却尽是些可怜的事。全都不是直树的错,但不幸的都是他。”

事实真相 直树母亲的解读
直树建议以老师作为电击钱包的实验对象 善良的直树认为老师可以阻止他
直树建议以悠子的女儿爱美作为实验对象 直树认为修哉不会对小孩子动手
首先和爱美攀谈的是直树 直树是被修哉利用了
直树将爱美丢入泳池,以造成意外假象 善良的直树想要掩护朋友

为防止直树受到刑事案件的拖累,直树大妈装作感谢悠子的样子。直树阿姨想要给悠子赔偿金,以幸免其今后找劳动。娃他爹指出报警,但直树小姨不想外甥当作共犯。

“搞倒霉直树其实只是偶然在场,遭到可怕的渡边的威慑,被迫允许帮她的忙。不,说来那件案子根本就是森口编造出来的不是吧?即使像报纸上写的,小孩落水掉落游泳池溺毙的话,是森口身为二老爱抚不周的错。她不乐意认同,所以威逼运气不好再次出现场的渡边跟直树,强迫他们确认自己没犯的罪吧?我无能为力不那样想。”

直树的万分

春假从此,直树有了意外的洁癖

  • 进餐的菜不要大盘,要分成小盘装
  • 投机的衣衫要分离来洗
  • 自己洗完澡之后绝对不要人家去洗
  • 多少个碗盘茶杯要用水和清洁剂洗上快一个钟头
  • 衣着不论颜色,要抬高大批量消毒漂白剂重复洗很频仍

直树对团结使用相反的走动:

  • 不清理自己身体清除的杂质
  • 不洗头不刷牙不洗澡

邻居旅行带回香港(Hong Kong)和式点心最中饼,直树一非凡态尝了一个:

“妈,原来最中饼这么好吃啊。我原先根本都没想过要摸索⋯⋯”

直树三姑将直树的洁癖症解释为在持续清洗污垢时,洗掉挥之不去的可恶回想;而温馨不肯保持清洁,是因为唯有和睦过着舒心日子而怀有罪恶感。

直树姨妈在学期战绩单中发觉悠子的离任文告,将其精晓为悠子心虚的申明。

直树三姑送给直树一本日记本,希望直树可以用上锁的日记本把发泄出来的心态封闭起来。

直树的堂姐真理子怀孕,带了直树喜欢的泡芙来访。直树以头疼,不想传染小妹为由拒绝下楼、真理子离开的时候,直树推开窗户恭喜真理子。

新学期开首七日,直树都谎称胃疼,没有去学学。直树大妈带直树去邻镇精神科做思想诊断,直树被诊断为“自律神经失调症”,医务人员判定直树应该待在家里。

回乡的路上直树大姑带直树去罗马店就餐,邻桌的小女孩不慎把牛奶盒碰到地上,牛奶溅到直树的裤管和鞋上,直树脸色大变,去卫生间呕吐。

维特的来访

维特和美月来访,带来影印的笔记。直树对维特颇有青睐,但担心美月回家会和人家说起直树的事。直树丈母娘将影印的笔记送至直树的房间,直树怒发冲冠。

直树起来运用一遍性餐具,八个多星期没有洗过澡,换过衣裳,头发油腻,身上发表酸臭。直树三姨试图用湿毛巾给直树擦脸,被直树推搡。直树除去厕所,完全不出房门一步。

直树姨妈在直树的饭中掺入安眠药,直树睡着后,直树三姨给直树剪发,復苏后的直树歇斯底里。

同一天夜晚直树主动洗澡,给协调剃成光头,换上新衣服,并提出去便利商店。直树在便利商店用浴室的备用剃刀刀片割破手指,将血液抹在店里的货物上。店员联系直树的亲娘,直树的亲娘买下了感染血液的货色,店员并未报警。

到家后直树大姑询问直树这么做的原因,直树称想被巡警抓起来。直树告诉姨妈自己喝下了掺有梅毒病毒血液的牛奶,坦白自己是在观察爱美醒来后,才将其抛入游泳池的。

维特再度来访,在门口大声对直树喊话,带来全班同学写的彩纸,彩纸上每句第二个字的发音连起来就是:

“杀人凶手去死”

直树三姨在日记中坦言打算杀掉直树。

喜剧爆发后,真理子因遭遇惊吓而早产。

告白读书笔记(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