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方程式谋杀之罪

小说内容概述:宁静的小镇暴发了协同杀人事件,死者分别是女中学生和当地村民。由于缺少充分的头脑,整个案件陷入僵局。刘晓哲隐约觉得到程媛媛有所隐瞒,却从来找不到决定性的证据。也就是在这一个进程中,刘晓哲目睹了小镇的式微与世风日下。无奈之下,刘晓哲摒弃了心中理想主义,离开了小镇……

小说导读:这是一个关于美好与成长的故事

怀揣着理想主义的刘晓哲,总是憧憬着安静的生存,但面对现实的肮脏,他只得走向世俗世界……

内敛羞涩的林允,总像个成长不起来的幼童,最后在程媛媛的帮手下走出了封闭的本人世界。可是,程媛媛的日志却让她重复审视自己的千古……

PS:每星期四更新一章,欢迎各位读者吐槽批评……

谋杀之罪第一章

谋杀之罪次之章

谋杀之罪第三章

谋杀之罪第四章

谋杀之罪第五章

谋杀之罪第六章

放学回家的中途,经过派出所门口时,程媛媛碰见了刘晓哲。他从这栋两层的旧办公楼里走出来,两手空空,像是要外出。程媛媛本能地想要回避,因为他不想被警官问来问去。尽管她一定认为警察表示着正义,但却并不想与她们中距离接触。她甚至以为,和警员打交道不是件好事,因为这表示和谐肯定是犯了什么事。

前几天中午三点左右,程媛媛在过道上看见刘晓哲在问林允一些题目,一旁还站着林允的舅舅。林允的秋波总是鼎力避开刘晓哲,似乎是稍微不情愿回答对方的题材,或是在敷衍。与其说林允的性情让她做出那番不情愿的表情,程媛媛更乐于相信林允心中所有不屑和不满。当林允走到体育场馆门口时,六个人遭遇了两难的境遇。程媛媛有些受宠若惊,而林允则是愣了一两分钟,然前边无表情地走进了体育场馆。

巡警怎么会找林允呢?程媛媛心中隐隐有了不安。

刘晓哲认出了程媛媛,小跑上前跟他打了声招呼。程媛媛感到惊惶,很生硬地作出了回应,然后等待着对方出口发问。固然他有偏离的兴奋,但是想到那样匆忙离去恐怕不太礼貌。她可以预见,接下去的讲话内容不外乎是几天前的这起杀人事件。

“是您意识尸体的?对吗?”

“嗯。”程媛媛低头回答。

“当时一贯不仔细问您,现在惠及呢?”

“最好不要太久。”

“你和王婷熟吗?”

“算不上很熟,有时候说几句话而已。”

“她日常在学堂里的表现确实没什么奇怪的地点啊?”

“我想应该没有。”

“她在城里上小学,现在赶回农村上中学,一定有些不同等的地点呢?”

“那么些倒是有少数,她吃不惯学校里的饭食。”

“吃不惯高校的饭食?”刘晓哲疑惑道。

“她只挑些瘦肉或者煎蛋吃,其他都不会吃。”

“她未曾谈恋爱的征象呢?”

“我不清楚……”程媛媛小声说道。

“听你们班的校友说王婷曾经和一个学长谈恋爱,你精晓吗?”

“不知道。”

“你那天几点钟经过那片密林的?”

“大概是六点二十。”

“这么说就是全校大门打开的时候。”刘晓哲在心头嘀咕道,同时想起了往日林允的回复——他一样说自己是特别时候到全校的。可是,这犹如并不可知表达怎样问题,那时候应该有成百上千的学员到了学堂。

“你可以描述一下那究竟是什么样动静呢?”刘晓哲问道。

“应该是有人在山林里接触发出的动静,”程媛媛说道,“可是自己进来的时候从不意识什么样人,可能他们曾经离开了。”

“他们?”刘晓哲惊讶道,“你确定不止一个人?”

“不……不是的……”程媛媛匆忙改口道,“我也不知道,胡乱猜猜而已。”

“真是如此呢?要是见到了怎么样请一定要报告我们。”

“我真的没有看到什么人。”

“那样呀……”刘晓哲嘀咕道。

“假使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等等……”

没等刘晓哲说完,程媛媛便独自跑开了。她以为自己无法面对刘晓哲那张体面而又认真的颜面——不仅仅是对警察询问的排挤激情,更是源自于心底胡乱测度所带动的恐惧。她不乐意面对那么的恐怖——万分不愿意。

回到家庭时,程媛媛看见四姨正坐在缝纫机前艰巨。一个星期前,小姑接受一笔大活,要帮镇上的煤矿缝制一批帆布手套。有时候,程媛媛相当羡慕岳母可以过上家中主妇的生活。每日深夜起床,妈妈总会将一家人的早饭做好,然后又去菜地里摘菜、到小河边洗服装。闲着无事的时候就缝缝补补、看看电视机,或者是到乡邻家里转悠。算不上轻松,倒也逍遥自在。母子多少人日常促膝谈心,程媛媛可以感觉到到四姨对人生的惬意与满意。

程媛媛朝着桌上看了一眼,发现下面放着几盘冷菜,都是上午剩下的。她早上都在高校的餐饮店用餐,只有早晨才可以和融洽的爹妈、曾祖父聚在一道,和和乐乐地吃上一顿晚餐。姑婆在程媛媛没有落地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程媛媛只能由此一张黑白遗照知晓外祖母的面部。

祖父如今七十多岁,不仅行动不便,耳朵也不得力。每便大妈想要告诉她怎么着业务,都需要提着嗓门才行。不知来由的人,还认为姑姑在对着老人发脾气。因为周边没什么邻居,曾外祖父一天到晚过后坐在房间里看着电视机打发时光,或是坐在屋外的走廊上望着天空发呆。他煞是孤独,但一家人实际上想不出什么点子可以让她的活着丰裕起来。有时候多少个街坊过来窜窜门,外祖父才不至于太过孤单。

姨妈说要等到三叔归来了才能吃饭,并让程媛媛匡助洗多少个辣椒。程媛媛照做了,洗完之后便在房间里写作业。

写完功课后,程媛媛来到屋外的走廊上。她见外祖父坐在一条凳子上,交叉的双手用拐杖撑着,双眼从来盯着屋前的五只啄食的母鸡。曾祖父偶尔呵斥它们,或许是想要图个乐子。

程媛媛在外公身旁坐下来,对着不远处林允家的屋宇发呆。

这是一栋两层楼高的砖瓦建筑,是在七年前建筑的——也就是林允的老人家出外做事情的那一年。房子很简陋。外面简单地刷了一层水泥,屋内也没怎么像样的家电,显得特别空荡。很小的时候,程媛媛和林允常在屋子里赶上打闹,整个屋子也充满着他们这稚嫩的童音。因为两年时光无人居住,屋前长满了野草。在屋子里这一个阴暗的角落,程媛媛猜想这里势必结满了蜘蛛网。想到这里,她颇觉得有些害怕,恐惧在全身蔓延开来。

程媛媛记得,在房屋建成的时候,林允和他的生父在楼上丢糖果。这是他们当地的习俗——何人家倘若盖了新房子,建成之后自然要在楼顶上丢些糖果或是红包下来。林允家中并不活络,所以只能丢些糖果下来。这时候全村的子女都会聚在房子前,推推嚷嚷的,倒也是繁华。

程媛媛非凡眷恋小学的时段,因为这时候他可以和林允一块上学放学。六人连连走在联名,以至于许多同班都在背后议论。不过,程媛媛并不在意,她只是是觉得温馨丰富喜欢跟林允一块玩耍罢了。

在林允的爹娘离家最初的几年里,林允还算是相比较外向的,小孩子的淘气天性在她随身一览无余。五个人平时在稻田里玩泥巴捉蝌蚪,或是到深及脚踝的河里去戏水捉鱼。他们经常会将服装弄湿,惹得老人家们阵阵臭骂。随着年龄的提高,程媛媛发现林允起首变得沉默起来,不再找他玩。每一回她去她家庭邀请林允的时候,他的人脸告诉她,他似乎是不情愿的。

程媛媛自然是问过里面的由来,但林允没有提交一个综上可得的答案。他的眼力躲躲闪闪,不愿看着程媛媛的脸面。某个夜里,当程媛媛正在就餐的时候,突然发现林允正坐在自家的堂屋门口,双手撑着下巴盯着她们一家人看。这时,程媛媛终于通晓,林允为什么会终日一副忧伤的人脸。

“是因为您叔叔二姨不再身边,所以不乐意吗?”程媛媛曾这样问过林允。即使对方并不曾回复,可他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她特别明白,一个从未大人陪伴的儿女是何等的切肤之痛和无助。实际上,整个村里像林允这样的学习者众多。他们的平日生活在常人看起来虽然没什么特别,但她们的心里真正是面临折磨的。这点,程媛媛坚信不疑。林允那阴郁的视力,让程媛媛感觉到温馨的心也在隆隆作痛,难以放心。她和调谐的二老研究,让林允和她的三姑天天过来吃晚饭。

可是,林允的太婆没有同意,原因是不想打扰到他们一家人。就算程媛媛的父大妈极力表明不会有什么样震慑,可林允的三姑却死活了和睦的想法。无奈之下,程媛媛的双亲只好够通过其他的办法关照他们祖孙五人。

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林允的小姨因病去世,林允此后就寄住在祥和舅舅家中。即使在全校里同样可以和林允会面,但程媛媛始终觉得温馨与他之间隔了很远的离开。她直接觉得,这时林允刻意与他保持距离,日后才日渐知道这是林允的本能反应。

程媛媛没有认真地考虑过自己对林允的爱惜是由于什么的情丝。她只是一味地觉得林允是个孤单无助的子女,需要被人关心和提携。对于自己力所能及变成分外时时刻刻关注她的人,程媛媛颇有些喜欢。但是,她可以发现到,林允对协调是多少抗拒的。

他不精通,为何一个人尤其成长就更为需要将团结隔离开来。她早就向二姑说起过自己的困惑,但二姨的答复却并无法让他看中。大妈只是匆匆回答说男孩子刻钟候本来就很害羞,不乏先例,长大之后就不会害羞了。

“不过有的男孩子就是话多,也谈得来,偏偏林允就非常。”

“那您去问她协调。”大姨开玩笑道。

“你们不是玩得雅观的吗?”

“这是原先的事了,现在不一致,他都不想跟我一头玩。”

“这自己可不知情,说不定过段时间就好了。”

众目睽睽,小姑并不知晓林允的心尖是何等悲惨。她只是依照日常的思念在对待一切工作,并无法按照现实情况作出自己的论断。

夜幕七点钟左右,熟练的引擎声传入了程媛媛的耳根。她了然,这是老爹骑着摩托车回来了。但是,程媛媛很快就意识,爸爸的摩托车沾满了泥垢,他协调全身也都是泥,脸上还磕破了一道口子。三伯一脸难堪地从摩托车上下去,口中还念叨着模糊不清的言语。程媛媛赶紧起身跑到三叔身边,询问暴发了怎么工作。

“刚刚不小心跌到田里去了。”

“伤到了啊?”程媛媛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事,一点皮外伤。”

跟着,程媛媛瞧见大姑一脸焦急地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没有缝好的手套。见到二叔这样难堪相,二姑在嘴上唠叨几句,随后回房间里拿了一套干净的衣装。岳丈换上了服装之后,姨妈又起初帮四伯处理伤口。她单方面处理一边唠叨,像是一个大姑在指责做错事的儿女。四叔一脸无奈,显露了难堪的神气。

“每一遍都这样毛躁,何时能长点心。”

“又不是平日如此。”

“上次还险些和一辆摩托车撞上。”

“消消气,以后会小心的。”

“就这样点路,多走几步路也行,干嘛非要骑摩托车去?将来只要再如此毛躁,我可不管你了。”

“你舍得不管我吧?”四伯开玩笑道。

“好啊,你倒是试试看。”三姨一脸端庄。

大人之间打情骂俏的一幕,程媛媛早已经不生疏了。即便他的双亲都是属于话多的那一类人,有时候会因为意见不一而争论。但因为他俩连续知道相互尊重和体谅对方,所以工作到终极总是能够周全地缓解。据大妈说,他们四人是在高中的学校里认识的。这时候她们都青涩内敛,通常也多少说话,但是是每一周约个时辰见会合,说说生活上的趣事而已。长日子平淡如水的来往,让五个人之间的情愫固如磐石。如今人过中年,他们倒也变得唠唠叨叨的,在磨磨唧唧中生活。程媛媛认为温馨不行幸运,有一些恩爱的二老和一个要好的家中。更重要的是,他们一家人可以安安稳稳地生活在这些小小的村子里,不用出门奔波。

每到过年前夕,以往冷静的村落总会变得热热闹闹。出门在外的农家一股脑地回来村里,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物品。邻里之间相互串门,问起相互的近况,像是在咀嚼着多年前的那一幕。从那个返乡村民的面庞上,程媛媛看到了亲属团圆的欢乐与历经风浪的沧桑。每一遍程媛媛经过几户农民家庭,听到屋里传来的笑声时,她都觉着有几分心酸。

程媛媛曾经问过自己的大人,为啥村里很三个人都外出了,而他们如故在山村里生活。二伯不忌口什么,说自己性格随和,不切合生意场上的激烈竞争和尔虞我诈。他向往平静的生存,不会在意金钱上的数额。“满意常乐”——这是她平日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拍卖完四叔的创口,程媛媛看见大姑走进厨房,将傍晚吃剩的冷菜热了一晃,然后一家人便开首进食。晚饭期间总免不了交谈,这是生动活泼气氛——或者说促进一家人情绪的最首要情势。大叔颇有些喜欢,说镇上的煤矿不久事后打算分红,每一户可以分到几百块钱。妈妈听后有点生气,嗤笑道:“现在物价这么涨,几百块钱能有什么用?”

“这也不可以这么说,有总比没有好。”

“你要这样说,这的确没错。”

“本来就是这般嘛。”

“没错没错,你说得对。”

程媛媛在两旁听着大人的交谈,却无意识搭话。她面无表情地用膳,心绪十分低落。二伯看到了程媛媛的想法,问她道:“还在想这件事?”

“都过去了……”阿姨有些词穷。

“很多政工我们控制不了。”

“这女学童也真命苦,才十五六岁……”

“命这一个东西,我们管不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化学方程式,“说的也是……”婶婶一阵叹息。

程媛媛没有回应,只是多少点头,似乎是在表示友好会决定好激情。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机剧。这是他俩绵绵的习惯,在漫漫的年月尾被保存了下来。这是一档综艺节目。虽说是生活在乡下,但一家人对于主持人的说笑倒是颇为喜爱,整个房间笑声不断。

看完电视机,程媛媛走到了屋外的走道上。虽然已透过了三月首旬,但夜间的轻风有些凉快,暴露着一丝寒意。四周四片漆黑静谧,房间里有时传出微弱的交谈声。程媛媛再度看向林允家的这栋老屋,只认为它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仿佛与所有夜色融为了一体。屋前的荒草堆在微风的摩擦下发出“沙沙”的声息,透露着奇怪而畏惧的空气。忽然,程媛媛的脑海中显示出了几天前在山林里发现的两具遗骸。她并没有感到到恐怖,反倒是任由自己的思绪胡乱飞舞着,在脑际中勾勒出各样虚幻的场景。

夜间九点多钟,程媛媛洗漱后便上床了。刚躺下尽早,她记念还有日记没写,便急匆匆下床坐在书桌前,拿出钢笔和日记本。她以为,如的今一切苦闷情感,只能借由日记本来宣泄。她不愿与任什么人说起心中的机要——无论它将会带动哪些的结果。程媛媛甚至会觉得,隐藏那些隐秘才是她所期待的。

十几分钟后,程媛媛将日记本放在了上锁的抽屉里,再度上床躺下。可是想起了白天发出的事情,她心理又变得沉重起来,如论如何也睡不着。刘晓哲的脸部不断在她脑海中体现,他通晓林允以及自己时候这张执着的脸面也令她害怕。她不止在脑海中思索着:这个警察究竟问了林允什么?

翌日早上,程媛媛见林允在过道上眼睁睁。他一动不动地盯着楼下的训练场,看着多少个学生在打篮球。程媛媛走到林允身旁,问起了后天警察找她有哪些业务。林允微微转过头,回答道:“问了些王婷的政工。”

“他都问了些什么问题?”

“一些麻烦事。”

“什么细节?”程媛媛不依不饶。

“不用您管。”林允冷冷地说道。

“警察……是在怀疑您吗?”

“没有的事……”

“跟自身说说都不乐意呢?”

“没什么好说的。”

“是吧……真的没有呢?”

程媛媛的语气有些怆然,让林允大吃一惊。他回转眼睛了看程媛媛,只见她的肉眼有些疲惫,整张面孔也是苍白无力。这么长年累月,他不曾见过程媛媛有过这样面孔。即便如此,林允也未曾给他多少安慰,而是一脸沉静地盯着楼下的体育馆,借以回避自己的难堪境地。

不久,班总经理赵坤现身在走廊上。他来重放了看林允和程媛媛,眼神中有几分威严和迷离。林允看了班首席营业官一眼,心里一阵浮动,随即很敏锐地走进了体育场馆。看着林允的背影,程媛媛的心迹隐隐作痛,视线渐渐模糊起来。但她毕竟还是控制住了上下一心的心怀,因为不想在班首席营业官面前失态。

“你们在说如何?”

“没……没什么。”

“怎么哭了?”赵坤注意到了程媛媛眼角的泪花。

“没事。”程媛媛低头回答。

“你近来上课不专一,怎么回事?”

这实在是化学老师向赵坤反映的情事。在前日的一堂化学课上,老师让程媛媛上讲台解一道化学方程式。他连连叫了一次名字,程媛媛都沉默,而是撑着下巴发呆。

在融洽的数学课上,赵坤也有雷同的感想。他总认为程媛媛这段日子稍微不规则,下课的时候也不如往年那么活泼。她不再和友好的意中人们闲磕牙玩耍,而是坐在座位上眼睁睁。赵坤臆度,或许是她家里出了咋样事情。亦可能,她心底还惦念着这起杀人事件。

“目前头疼了,糟糕受。”

“真是这样吗?”赵坤将信将疑。

“嗯嗯。”程媛媛快速点头。

“有哪些业务就说出去,不要憋在心里。假使真是胃疼了,自己要注意人身,关键时候千万不可能出问题。”

“知道了。”

程媛媛离开后,赵坤独自一人站在走道上,思索着几天前的杀人事件。他难以相信,自己班上的王婷会被杀害,而发现尸体的人居然又是协调班上的程媛媛——这样的戏剧性似乎太离奇了。赵坤不由得揣摸:程媛媛这段时光不知所措,或许是因为她在案发现场看到了何等。可是,即便他真的看到了什么,为啥又不曾向警察表达境况吗?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