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于本人

《我不是自然女人》

NO.1

对于杨橙程,木南乔心里有一股浅浅的歉意——即便自己看似并没有做什么,但可能正是因为自己一贯不做些什么。

木南乔没有想到,在离开中考不到一个月的时候,还会有人抽出时间来八卦旁人:

“木南乔好像不追杨橙程了呢?”

“怪不得杨橙程近期老是一副心境不佳的样板。”

“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时候,杨橙程这叫一个作哟,正眼都不看人木南乔一眼的。现在后悔了吧?”

……

木南乔听着这么的议论声,这本来清淡似水的歉意在心头晕开,又就着滚滚的议论声升腾成氤氲的雾气,弥漫在投机的心坎,有点闷、有点堵、又有些喘不过气来。——原来,自己自私的任性给一个无辜的女子带来了这么的误解和麻烦。

那么,木南乔在杨橙程面前有些刻意的审慎和礼貌友好会不会也只是歉意使然呢?想到这里,我心里不自觉闪过一丝有些罪恶的窃喜。

初三毕业后,木南乔的班里社团了一次同学聚会。女子们脱去了这款肥大平淡的初中校服,纷纷换上了和谐最心仪的便衣,这股隐在校服下边的年青气息陡然洋溢起来;男生们也一本正经地端起成熟的作风,把手中的饮品换成了葡萄酒,略带生疏的觥筹交错间涌动着一股蠢蠢欲动的意气风发。这悠然自足的规范,仿佛自己的确解放了,真的自由了。

初中的校官总是倾向于在初三的时候告诉我们“初中就剩这一年了,我们要学会忍耐。”,一如高中的园丁总是倾向于在高三的时候告诉我们“高中就剩这一年了,没有什么样是不可以忍受的。”,但当大家真的洋洋自得离开了这一年后,大家只会失望地意识,大家需要忍受的事物其实变得更多。

所谓解放,然而是一种规则到另一种规则罢了;所谓自由,然则是一种配备到另一种配备罢了。

木南乔静静地坐在暗处,目光透过厚重的人群在杨橙程的面颊停了下来,想了想,不动声色地走过去淡淡地说了句:“对不起。”——初中截止了,有些事也理应画上一个句号。

这天的王羽洁在人群里非凡活泼,一边端着酒杯咋咋呼呼地和男生们斗酒,一边不停地说着肉麻的话和女人们拍摄记忆依依惜别。或许是乙醇的来由,王羽洁愈发激动,开首逐项拥抱着班里的每一个人。木南乔无意间看到王羽洁在人流里有些失态摇摇晃晃的身形,不自觉扯了扯嘴角。

最后,王羽洁有些犹豫不决地走到木南乔身边,以一种弄虚作假淡定却多少哽咽的口吻说道:“同桌,到你了。”王羽洁柔柔地看着木南乔,眼神温柔得像一汪水,双颊微红眼泛泪光。这样的眼神让木南乔不自觉皱了皱眉头,下意识想要退开,可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那么做。

王羽洁眼中汹涌着一股有些复杂的心境,失望中似乎还夹杂着隐隐约约的气愤。不等木南乔反应,王羽洁便走上前去主动抱住了木南乔,浅浅说了句:“谢谢你。”

木南乔说,聚会这天,王羽洁表现得有点莫名其妙,动不动就煽情。

木南乔这样不解风情的人,又怎么会懂女孩子的那一点小心情呢?

化学方程式,对于王羽洁而言,全班人的抱抱里,只有一个是友好真正想要的,其他的都是漠然置之的陪衬。

对于王羽洁而言,这句六个字的“谢谢您”的私自实际上是,“谢谢你,让自己成为了更好的自家。”

NO.2

木南乔提起王羽洁的时候,语气云淡风轻中总夹杂着些不屑一顾。

对于团结不希罕的人的爱情,男生们无非有两种态度,一种是目中无人暗自庆幸,一种是如遇虎蛇避之不及。木南乔显著属于后者,想想木南乔一起先对本身避之不及的指南就可见一斑。

“你别老那种作品呀,这自己问你,初中女校友中,你记念最深的几人是谁?”

“范如梦、杨橙程、王羽洁……”

“这就得了,我如果王羽洁,我也不后悔追过您。”闻言,木南乔突然挑眉看了自己一眼,我顿了顿,轻轻拍了拍木南乔的臂膀,认真地商议:“你们初中喜欢你的女孩子肯定不少,她们只是没有王羽洁这样豁得出来。即便王羽洁没有追上,还老是莫名其妙地被你嫌弃,但起码被您历历在目了,至于其外人,何人是什么人啊!”

“哪听来的歪理。现在几点了?”木南乔从座位上站起来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随手抓住我的手腕看了一眼我腕中这只乳白色的电子表。

他修长洁白的五指将本身的手腕轻轻抬起,眯着眼睛一丝不苟地看着,这神情虔诚得过了头展现略微……智障。

自己在心中默默翻了多少个白眼——表哥,这是手表不是地图,你究竟在找哪些?!保持着那个姿势我胳膊很酸好不佳?!

“都或多或少了,我说自己怎么饿了。”木南乔甩开自己的手,顿了顿,似是突然想到怎么着,凑过来用一种恍若无辜的弦外之音说道:“林木头,这么晚了,你饿吗?”

切,你上次就用这招诓我给你买水,你觉得我还会上钩吗?我要是说饿,木南乔指不定又掏出几块钱打着请自己吃饭的牌子让我跑腿呢。我—不—上—勾。

“不佳意思,我不饿。”我有些得意地笑了笑,故意特夸张地伸了伸懒腰,特应景地打了个饱嗝。

看来,木南乔嘴角高举一个浅浅的弧度,漆黑的瞳孔里隐着简单的欣赏和笑意,冲我挑了挑眉,不紧不慢地从书包里掏出五个新鲜精致的奶油面包,“哎,真不巧啊,本来想请您吃来着,你看你都饱了,我也无法让您撑着是吗?”

木南乔无视我灼灼的目光和期盼的眼力,自顾自扯开了包装,有滋有味地啃着面包,一脸满意的模样,边吃边抽风似的做着点评:“这家的面包特别软特别嫩,入口即化,这多少个奶油也挺新鲜的……”

喂,食不言寝不语懂不懂?!

木南乔吃东西的样子斯文得像只优雅的波斯猫,一只普通的大面包也能被他吃得这样香。看着木南乔吃得这样香,我的饿意也没骨气得被点燃了出去,眼睛巴巴地盯着木南乔手中的另一只面包。

自我本是个矜持的人,奈何“食色,性也”,饥饿毕竟是人的天性。眼看着另一只面包的包裹被木南乔撕开,我兢兢业业地凑上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上演了一出紧张的“虎口夺食”。木南乔显明被我猛然的举动惊了一惊,一脸懵懂地愣在原地,反应过来后长臂一伸向自己伸出了魔爪。

取得的面包还可以被您抢去那些?我不假思索地在面包上咬了一口,一脸无害地冲木南乔笑了笑,然后有些挑衅地协议:“不佳意思啊,我早就吃过了。”以木南乔的脾气,他会吃人家剩下的东西就怪了——玩儿去吗你给自己!

木南乔看着不小心蹭到祥和手上的奶油,极怒反笑。他慢吞吞地贴近自己,校服上散发的冷淡的洗衣粉的香味让我有刹那间的恍神,恍惚之间木南乔已从自身手中将面包接了过去。他若无其事地吃了四起,抬头有些调皮地冲我挑了挑眉:“我不嫌弃你。”

我嫌弃你行啊?!我恶狠狠地瞪了木南乔一眼,恶狠狠地趴在课桌上,把头深深地埋在臂弯里。

一些到两点本是我们的午休时间,现在都或多或少多了,宿舍肯定是回不去了。不如就在教室里休息一会呢。我侧过头找了个舒心的职务趴在桌子上,轻轻地闭上了眼睛窗外的阳光柔柔地洒在脸颊,很舒服。困意袭来,不知不觉间依旧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懵懵懂懂地醒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便映入眼帘原本位于自家课桌上的书立不知啥时候被移到了木南乔桌上,而木南乔正伏在自我的课桌上,安静地睡着。我伸入手准备将她推醒,看了看腕中的手表,时间还早。

算了,就让你再睡一会儿呢。

木南乔侧着脸伏在手臂上静静地睡着,他睡得很稳,呼吸没有声息,长长的睫毛偶尔微微颤动,嘴角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闲雅的笑。我冷静地坐在座位上,呆呆地看着她平静美好的睡颜,这张脸庞少了几分猖獗的猛烈,多了几分恬淡的和蔼。

露天的阳光柔柔地打在她的脸庞,白皙的肌肤晕着冰冷的强光,他整个人融在日光里,竟令人分不清这只不过阳光发出的,仍然她发生的。

我一贯以为所谓“岁月静好”只是一种浮泛的意境,可此时此景,看着他便觉已然岁月静好。

《我不是大方女孩子》

NO.3

本人随手拿起一个演草本准备默写丹麦语单词,手上不住地写着,却一向静不下心来。

本身停了笔随意翻了出手中的这本薄薄的演草本,看着后边这一个配得一塌糊涂的化学方程式,突然发现到,这一个演草本并不是自家的。

嘿?仔细看上去,这多少个化学方程式上边有几个若隐若现的凹下去的笔印,“林”“头”“虫”……这是什么鬼?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从笔袋里掏出一只涂卡笔,用这只涂卡笔在有笔印的地点轻轻地涂画着,不多时,几个娟秀小字赫然看见:“蠢货林木头”。

看着这行霸气的小字,我气到无语。——恶作剧也依赖技术含量的好糟糕。我轻度笑了笑,蹑手蹑脚地拿起木南乔桌上放着的那块吃剩下的面包,用手指沾了些奶油。盯着这张干净清秀的脸,我有弹指间竟不忍出手。闭眼如仙睁眼如魔的实物,别想用自己的无辜脸来迷惑我!

自我把手指上的奶油均匀地涂在木南乔浓浓的眉毛上,乌黑深入的眉毛即刻像染上了一层霜。涂完事后,我的指头上还沾着一些黏黏的奶油,找了一圈餐巾纸也没找到,便把自己手上残留的奶油在木南乔左边的脸蛋儿上擦了擦。

这天清晨先是节课是体育课,同学们午休过后不需回教室,直接去操场集合即可。我撕了张纸轻轻擦了擦手,看着时光差不多了,便把木南乔推醒了“快点,别睡了,我们下去上体育课,”木南乔坐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下意识地就要揉眼睛,说时迟这时快,我一把扯住了她的袖子:“别动!别揉眼睛……额,据说刚睡醒就揉眼睛对眼睛不好。”

木南乔抬头看着自己,竟莫名其妙地笑了笑,看着木南乔这张配着奶油的笑颜,我也不禁地笑了。看到自身笑了,木南乔竟像受了鼓舞似的笑得更决定了。我心说,被人耍了还跟着别人笑,可怜的木南乔。

本身手上黏黏的,便指出让木南乔先下去组队,我去洗手间洗个手再下来。什么人知木南乔竟坚决反对自己的提议,还积极拿出一瓶农夫山泉让自家洗手。看着奶油脸的木南乔鞍前马后地伺候着自身洗手,我心坎隐隐有些愧疚,但一想到一会儿木南乔抓狂的感应,这种恶作剧实现的快感很快将这种隐隐的内疚给冲散了。

自家和木南乔并肩走在半路,来来往往的同班看到经常里拽兮兮的木南乔居然顶着一张奶油脸大摇大摆地走着,捧腹大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好不热闹!

自家憋着笑偷偷地看了看木南乔的反馈,木南乔不愧为木南乔,面对如此大的动静,竟然还有心境云淡风轻地冲我笑,而且这笑里还隐着莫名其妙的劝慰的意味?仔细记忆了一番,我的确只在他脸上动了点小小的手脚,这脑子也随之坏掉是怎么回事啊?

NO.4

鉴于一路上回头率过高,我和木南乔同学走到操场的时候,同学们早已站好队了。

自己努大捷服住心中汹涌着的幸灾乐祸的心气,故作镇静地走在木南乔旁边,满怀感动地准备迎接期待中的哄笑声。

果然,大家多少个一靠近,队伍容貌里顿时发生出阵阵继承的笑声。假装淡定了一同,此时本身再也不禁指着木南乔的奶油脸笑得花枝乱颤毫无形象可言。不想,木南乔也正指着我笑得差点抽过去。见状,队伍容貌里的同校们笑得更决心了,有的同学笑得肚子疼得蹲到了地上。

“林沐沐,你丫别笑了,是不是蠢啊?!”他说。

“木南乔,你影响要不要这样慢啊,你也随后瞎笑个什么劲儿啊?”我说。

“指自己干嘛?是你呀!”“没病啊?是您啊!”我和她不约而同道。

闻言,我敛起了几分笑意,轻轻皱了皱眉头,心里突然闪过一丝不佳的预感。杨丹青不知从哪弄来两面小镜子,强忍着笑走上前来把镜子分别伸到了自我和木南乔面前。我呆呆地看着镜子里极度满脸奶油的女孩子,忍不住叫到:“啊!木南乔个你混蛋!哪一天弄我脸上去的?!”

“我靠……林沐沐你居然往自己脸上抹奶油?!”与此同时,木南乔也炸了毛似的冲我喊道。

“哼!”“哼!”大家不约而同地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向操场边上的一排水龙头走去。我们的身后,又是一阵卫冕的哄笑声。

想见是木南乔亦是趁自己入睡的时候涂的,可笑的是,大家五个人依然还傻呵呵地顶着奶油脸在学校里美滋滋地张扬!——脸都丢光了。

一排大致有十多少个水龙头,我在最左侧,他在最左侧。水龙头里的水捧在掌心里,溅在肌肤上,冷冷的触感晕开,倒是将自我心里的怒火平息了下去。

自身细细地洗着脸,脸上的奶油越来越少,手与脸间的摩擦力渐渐回升了过来。我无心地往木南乔的动向看千古,似是感觉到自家灼灼的目光,木南乔猛地回头看復苏,晶莹的水泡顺着木南乔的脸蛋一滴一滴流下来,滑过细长白皙的脖颈。

木南乔直起腰来努力甩了放手,冲我说道:“哎,你不会发脾气了吗?你又不是没抹我!”

自家回过神来,抹你不应该吗?要不是本身临时起兴留了手腕,现在丢人的就是自我一个!

自家看着木南乔,扯出一个花团锦簇的一颦一笑,轻轻冲她招了摆手。见状,木南乔有些迷惑地蹙了皱眉头,慢吞吞地走了过来。说时迟这时快,我深呼一口气,把手放在水龙头下面,用手掌接了些水向木南乔狠狠地甩了过去。见状,木南乔慌张地后退一步也用手接了些水向本人甩过来,凉凉的水溅了自家一脸。咱们多少个都感觉到自己吃了亏,像打了鸡血似的往对方身上洒水。

“混蛋木南乔,居然敢预计我?!”

“相互相互……我靠,你有完没完?!”

“泼死你个二百五!”

“你丫差不多得了……我平三角裤都湿了!”

“死变态!”

….…

这年暖秋的老龄下,一个男生和一个女孩子在操场上不顾形象地强暴地向对方泼水。

稍许回忆是刻在内心的,多年过去,我始终忘不了,我和他,这场默契的嘲讽。

现行想想,还真是幼稚得很。

在自家的心里,幼稚那个词时常晕着一层过去的光明,当我们脱口而出幼稚二字时,时常一厢情愿地将团结从这幼稚的仙逝中摘出来。

俺们历经青春,眼睁睁地看着友好在时段中沦陷却一筹莫展,这真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体。

新生自己才发觉到,我的常青,本就是一场默契的调侃。——因为默契,大家在常青的起源相遇;也因为默契,大家在青春的中部各走各路。

(关于林沐沐和木南乔,详情可自行检索《我不是大方女孩子》)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