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的只剩逻辑的穷逼mobile.365-838.com

有一种穷逼,穷的只剩逻辑,我称之为「逻辑瘾者

「抵抗组织」的故事

『抵抗协会』是一款看似于杀人游戏的桌游,我的室友校长把它推荐我们寝室时如此说:『我至极下午教会我老伴和他室友们玩抵抗社团后,她们当晚玩了个通宵』。结果,大家寝室学会之后,连续完了多少个月的礼拜五。平心而论,我不太喜欢玩,可是这么些游戏吸引了自己久久的热心,源于给自家带来的高大的优越感。在在此以前的杀人游戏中,杀手会不分平民警察,第一轮把自家杀死,来制止自己有分析阐释的机会,可在「抵抗协会」中直到最后的输赢分晓,都不会有人死掉,这也使得我始终可以揭露间谍,或大隐于市,气场直逼「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室友教师说:『李牛怎么能每一回过完第一批次就看到谁是好人,什么人是特务啊?』
当自身以不同地位赢太多局后,不管我是怎么着角色,说怎么话,室友们在解说自己的意见前,都会说:『不知这一次李牛是不是又在玩高端······』
我享受着主导与队友流畅的配合的快感,陶醉在控制舆论导向的战胜感里。即便自己晓得这并不意味在生活中我比别人能够,可是足以表达我比他们所有更快更强的解析能力,而这一切都来源于自己这「出色」的逻辑。

「自命不凡」的故事

本人曾跟我女友(现在已经是前女友)认真地解析过自己自己:『我自小就是一个自称不凡的人』。上小学低年级时,即使我弱不禁风,老实巴交,可是自己认为自己脑子却很灵巧,而身边有些小伙伴们就稍微灵光了;到了小学五六岁数,和班上多少个小同学总能解出大部分人不会解的数学题,看到那一个小同学得意的神采,我心中探讨着:『呵呵,你们一定还错以为你们才是班上最了解的人』;到了初中,随着物理,化学的引入,我渐渐稳定在了岁数第一,一边向往着更大的戏台,一边目睹着身边的「聪明」同学逐步因绕然而物理数学抽象或复杂的逻辑而倒下;进入高中,学习热情骤减,对分数名次不再相当受凉,退出高校第一队伍容貌,可是并不妨碍我心头觉得我的那多少个率先阵容的同桌们不过这样,我无兴趣捡起热情,超过他们,只因觉得要学的东西没太大用,不值得废寝忘食地学习;来到大学,发现室友们都是独家高校高考的前几名,每个人都有点卧虎藏龙式的灵性,对于不同文化性格的奇妙和精晓终于逐步抵消了「自命不凡」的连续加强,最要害的是高校早期里不再有联合的裁判标准,我不在乎战绩,不在乎战表的人多的是,到处都是还在寻求兴趣支点的学童,而我也并不是例外。大学在令人频频自我认识的还要,也泯灭了人际圈中的竞争关系,「酒肉」朋友,「负能量」伙伴也都变成了褒义的礼赞,至少对本人那样。内心不再愿意跟人比较,只求自我认识,没有了相比,也就不曾了「自命不凡」。研究生生涯依然这样。这就是自我「自命不凡」的故事,始于「自命」,终于「自我」。

「逻辑」与「智商」

这是自身女友(已经前女友)博客中的一段话:

这引出另一个问题:为何逻辑令我这样抓狂?男生提议一起玩抵抗协会,女人见状很少会积极响应。引用一位女伴的话:像这种透露智商的嬉戏本身或者不要玩了。你看,逻辑与智力被人们视作同一种东西。但是真正这样吗?我以为不是。逻辑的显得更像是解决协同具体的数理难题,有切实的靶子驱动并且可以切切实实量化,而能够量化的正经往往被更多地加以运用,不论它是对是错。更不满的是几乎所有人都默认了这一个正式,逻辑欠好就觉着自己智商低,事实上逻辑糟糕的人在智力测试中的表现真的也反复不如这多少个逻辑好的人。而所谓的高智力又多次会给人带来优越感。不过,智商那些数字到底有多大意义?它遵照的规律是何等?就像雷诺数只是一个用来区分层流与湍流的物理量一样,对物理量关注太多而不去探究它的机理,只好是内容倒置。试想一个不当的前提在多大程度上会引出一个正确的结果?由此,不是逻辑本身,而是逻辑的优越感令自己看不惯。

文中涉及人们一般认为智慧的高低按照逻辑能力的强弱。也许,有人表示难以置信。可实际上,那一个前提已经影响为众三个人生根发芽的本来偏见了。有人在辩论赛旁征博引,剥茧抽丝,难以反驳,大家会拍手叫好他逻辑能力真好,心里却想:这人智商真高。有人解数学难题,正推反证,步步有理,水到渠成,我们会拍手叫好他演绎能力真好,心里却想:这人智商太高。我们不甘于公开说人智商高,但却秘而不宣把它归结为智商的元素。

「逻辑瘾者」的降生

若逻辑只设有于理论和解题,我也不会写下这篇著作。可怕的是,逻辑带来的优越感驱动着人追求逻辑四射。随着步入社会,随着网络生活的炙热,见到新定义,听到新热点,跑去翻看别人的两篇著作后,就应用逻辑思考的措施整一观点在网络上吼上一嗓子,祈求能震聋别人的狗耳,尽管别人听不见也没提到,自己的逻辑思考刺瞎自己的狗眼,也得以让自己称心快意好一阵子了。若再有不期而遇的机遇,听到业界名流,比如「罗辑思维」说:『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是多种角色,白天上班时你是业主的员工,回到你自己的岁月里,你就是网络上的一个评论家』,简直要喜气洋洋,直呼「英雄所见略同」了。随之,「逻辑」涉猎的世界尚未了顶峰,时事评论,科技分析,产品阅览,社会科学,国际纵横,都被依次砍下,至此,一个「逻辑瘾者」带着无处不在的逻辑优越感诞生了。

逻辑瘾者的特点之「世事洞察」

逻辑瘾者特点之一就是:不管遭逢怎么着人,谈起什么事,都能刹那间显明意见,随之就能指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商讨哪边事都能当启蒙先生,总而言之就是要立一个「世事洞察」的牌坊。

逻辑瘾者的表征之「事事必争」

逻辑瘾者的另一个特点就是:观点相左时必争,观点相同时亦必争,因为觉得别人的见解永远不容许和ta的是一律样的。即使是发挥帮助旁人的见地,也是定要换种说法,以示自己的独门思考。

逻辑瘾者的特性之「信仰「逻辑」」

逻辑瘾者的最奇葩的一个特性就是:「逻辑」成为了一种信仰,认为「逻辑」可以更改整个。这种逻辑瘾者可谓是巨瘾,在其个人介绍上多为『思维能该改变一切』,『深信互联网能更改整个』,『相信用户体验能改变总体』。在那种巨瘾的心目,总能找到一种东西能够改变整个。

穷的只剩逻辑的穷逼

mobile.365-838.com,好吧,我认同,我要好经常一定水平上就是充足穷的只剩逻辑的穷逼。「抵抗社团」带给本人的逻辑的优越感被女朋友厌恶,十几年的「自命不凡」所看重的智慧的优越感到头来发现但是是逻辑伎俩而已。『人缺什么,就好显摆什么』。我心头拒绝过很多次这一个论断,我在个体介绍里表现自己「懂温情」,回顾下这二十多年,我比小姨子更多程度地安慰大爷四姨的心,我比绝大多数同班更多地体谅着导师,我比绝大数男生都小心言辞上不去伤害女校友,我比绝大多数男朋友都能送出更多更好的惊喜······我说自己懂温情有怎样窘迫,我不少次都觉得这是多么天经地义,不容置疑。不过,我本次必须认同:我真的不懂温情,因为我的温情平素无法与自我的逻辑真正分离,因为自身总是先有逻辑,再有任何。我早已领会逻辑改变不了一切,可自己一度对太对作业会情不自禁的逻辑先入;我已经学会对没有思考成熟的题材不随便发布意见,可自我却还没法避免自己有时陶醉在令人瞧不起的逻辑优越感中。

打倒「逻辑」的牌坊

若果您身边有人总喜欢在生活中依靠自己很快的思索,即时地对您逻辑思考,只要ta没有真的清晰地将你说服,你就绝不认为你自己索要先好好考虑下ta说的话,你只需要说一句终极反问:『可是您说的到底有什么界别?』一句更直白的话是:『您到底想说什么样?
恐怕你会意识ta会没完没了用新的逻辑解释刚才的逻辑,直到你感触ta的无力感,这时你不要太在意ta的眼光,因为ta只是逻辑瘾发作而已。自己已变色,什么人来将自家避免。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