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读书笔记

告白读书笔记

凑佳苗

东瀛盛名推理小说家,二〇〇五年获第2届倭国新人剧本奖,二零零七年以短篇推理作《圣职者》砍下了第35届原创广播剧大奖和第29届小说推理新人奖。之后,她将那部推理处女作增加成长篇推理随笔《告白》,《告白》于二零一零年被拍成电影搬上银幕。


神职者

讲述人: 森口悠子,S中学助教

结交樱宫正义

悠子自幼家庭贫困,但喜爱读书,凭借自身努力及育英会奖学金考入当地国立大学化学系,同时在补习班做全职教授。

毕业后,考虑到如果做教工可以毫不偿还奖学金,加入了教授资格考试。取得教师资格后在M中学任教三年。

“既然要进入教育界,就要挑战职务教育的现场,不怀恋高中的话退学就好了。我想关心无处可逃的孩子们。”

在M中学结识樱宫正义老师并相爱。

樱宫正义

国中时为不良少年集团头目, 高中二年级时因打伤导师被勒令退学,后浪迹海外,在与在纷争与贫困中生存的人结识并共同生活后,潘然悔悟,回国后去的高中毕业资格,进入私立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后成为国中教师。为了挽救和自己当年一样误入歧途的孩子们。被大众称为“劝世鲜师”。

在婚礼前夕,悠子发现自己怀孕,樱宫正义在婚检进度中被查获HIV阴性,而悠子并未感染。樱宫正义为了女儿的甜美,扬弃与悠子结婚。

“那世间对腹股沟肉芽肿带原者确实存在偏见。即使孩子没感染,如若给人领略四叔是带原者的话不明白会见临如何遇到。即便交了爱人,朋友的爸妈可能会对男女说不可能跟那个家伙一道玩儿。上学的话就算就餐啊体育课啊什么的都不会有标题,但难保不会遭逢同学甚至老师的欺凌。没叔叔的小孩儿的确也恐怕被歧视,不过比较社会还相比能经受。”

任教初期,也曾经想称为热血助教。

“只要发生一点儿题材,就课也不上全班一起设法解决;只要有一个人相差体育场合,即便课上到一半也要追出去。”

而后,想法发生改变。

“但是有时我会想,那芸芸众生没有完善的人。老师要对着学生殷切说教,是还是不是一些不可靠过头儿了呢?把团结的人生观强行灌输给学生,只是自我满意而已。”

姑娘爱美出生后,悠子休息一年照顾孙女,而后,在S中学任教。在此此前,为和谐定下两条规矩:

  • 不直呼学生的名字
  • 尽心尽力以同等的态势、礼貌的讲话应对

在S中学任教时期有男老师因在课堂上告诫女学员毫无聊天被学生栽赃,该男老师为维护体育场地尊严认同自己是同性恋,校方反被父母质问,该男老师被迫转至其他院校任教。

尔后,凡半夜收到学生短信,一律由同性老师前往处理。

爱美的离开

悠子将闺女爱美送到幼儿园,但因为托儿所只到六点,而悠子的娘家住的很远,于是悠子委托住在学堂游泳池前边的竹中太太照顾爱美。

竹中太太家养着一只叫做毛毛的大黑狗

开春时竹中太太生病,悠子不想找人代表,于是委托托儿所延长至六点,自己尽心尽力早下班去接爱美,周四的教人士会议因截止时间不确定,悠子会在四点去接爱美,让爱美在医务室玩直至会议截止。

爱美十分喜欢兔子,尤其是玩具小棉兔

悠子和爱美去购物为主店时候,爱美想买绒布包装的小棉兔巧克力,悠子拒绝了,爱美分外失望,该进度为班上的下村同学看到了。

一周后,悠子开完教人员会议后,发现爱美失踪了,后来和同学在游泳池中找到爱美的尸体。医院确诊结果为溺毙,警方的从没有创伤及衣裳整齐判断爱美失足落水导致意外身故。

警方在栅栏附近发现与爱美托儿所发的面包一样的面包碎片,有几个学生也在游泳池附近见过爱美,由此推断爱美是去竹中太太家喂毛毛发生意外。

爱美谢世后,悠子和樱宫正义住在了一同。

葬礼过后,竹中太太带来家庭存放的爱美的遗物,悠子从中发现了小棉兔的绒布包包,竹中老婆说是从毛毛的狗窝里找到的。

悠子开车送竹中老婆回家,在竹中内人的庭院里发现毛毛正在玩一颗棒球,悠子觉得棒球应该是犯了小错被罚打扫游泳池的学生玩抛接球时扔到院子里的,并经过困惑爱美暴发意外时并不是一个人。

悠子到家后,在小棉兔绒布包包的内里发现电线样物体,联想起之前爆发的轩然大波,估计出爱美的已故或者并不是意外事故。

少年A

外部:品学兼优的模范生,成绩非凡

无人问津(来自少年C):偷偷捡流浪猫回家,用自己发明的“处刑机器”反复虐待,最终残酷杀害,并拍雕塑片放在网上公开播送(*
天才博士商量所 *)。

九月尾旬的一天,少年A向悠子浮现带有电击装置的零钱包,悠子训斥少年A,少年A不敢苟同。
悠子在全校的教人员会议上报告了少年A制作的零钱包和少年C的叙述,但大家反对,悠子致电少年A的亲娘,少年A的姨妈一样满不在乎。

隔周少年A找到悠子,让悠子在报名表上打印,以“防盗钱包”参全国中学科展,该发明在举国大赛中获国中组第三名。然则在本地报纸电视揭橥少年A获奖音讯的当日,占据头版消息的却是“*
T市一家五口灭门血案(路娜希事件) *”。

少年A的妒嫉心愈加膨胀,埋头开发处刑机器。

T市一家五口灭门血案(路娜希事件)

十三岁初一女学童在暑假之内把推理小说里关系的各个毒品分别少量混入家人的晚餐里,然后每一日把不相同的症状记录在blog上。最终将氰化钾混入晚餐的咖喱中,致使老人,祖父母和小学四年级的堂弟身亡。

路娜(Luna)是罗马神话里的月亮,也指月神。希腊神话里叫做席琳娜(Seline)。路娜希(Lunacy)指精神异常,心智丧失,或者愚蠢的行为。

女学员在暑假前和校园的T老师称想去拿忘在化学实验室的记录簿,带班的T老师因几分钟后有老人家面谈,把实验室钥匙给了女学童。事后意识,案件中的氰化钾来自全校的实验室,舆论严谨的追究T老师的保管职务,T老师最后被迫辞职教职。

少年B

温和,稳重平和,有多个四姐。

B入学后,参加网球社,后因没有登台磨练机会而退出。参加补习班后的少年B第二学期成绩一日万里。但是寒假后,少年B战表因循守旧,被补习班老师当众批评,而本来成绩和融洽持平的少年F却超过自己。郁闷的妙龄B去游戏厅打游戏,与高中生暴发龃龉,被警官救下后,来接自己的却是男性的体育老师,少年B觉得悠子认为班上的学生没有和谐的子女主要。

豆蔻年华B因违反校规被处分,七日内每一天放学后打扫游泳池畔和卫生间一钟头。

少年A将电击钱包的电压成功扩大为三倍,少年B提出将悠子的幼女爱美作为实验对象。少年A知道悠子每星期二会把爱美带到该校,少年B知道爱美常常独自去游泳池畔喂狗,和悠子没有买给爱美的小棉兔绒布包包。

周一,少年A和少年B躲到游泳池的盥洗室等到了爱美,将小棉兔绒布包包交给爱美,谎称是悠子买给爱美的情人节礼物。爱美当场被电流击昏,少年A对少年B说出“*
去跟外人宣传吧
*”后满足的距离了。少年B取下小棉兔绒布包包后,扔到栅栏另一面,将爱美丢入游泳池后逃离现场。

其次天当少年A得知爱美的遗体在游泳池中被发现,质问少年B为啥多管闲事。

报复

悠子告诉少年A,爱美的驾鹤归西是想得到,绝对不是她希望的惊天动地杀人案件。

悠子前往少年B家中,在少年B姨妈面前听取了少年B的描述后,重申爱美的已故是想得到,并驳回了少年B三叔指出的赔偿金。

悠子将樱宫正义的血流注入少年A和少年B的牛奶盒中,让她们饮下富含生殖器疱疹病毒的血流。

“之所以没有跟警察表达真相,是因为不想把A和B的处罚委交法律。A就算有杀意但并不曾一贯下手。B纵然尚无杀人但却杀了人。即便交给派出所,多人顶多进少年院,要不就是维护管束处分,甚至有可能无罪获释。我想把A电死,让B淹死。不过就是如此爱美也回不来了,A和B多人也无从忏悔自己犯的罪。我盼望那多人知晓生命的可贵。我期望他们领略那一点,了解自己罪行深重,然后背负器重担活下去。”


mobile.365-838.com,殉教者

讲述者:** 北原美月 **, S中学学生,路娜希崇拜者

维特来了

悠子先生用血液报复修哉(少年A)和直树(少年B)后回落不明。新学期初阶之后,直树不再念书,修哉被世家所疏远。

寺田良辉接替悠子,担任二年二班的班导师,以“维特”自称。维特对学习期末暴发的业务一窍不通,大费周折试图与班上的学员拉远距离。

维特在班上布署班级教室,很多书本都是樱宫正义的作品,学生避之不及。

维特举办班会,钻探直树不学习的事情,试图靠全班的能力,把少年B拉回课堂。维特让班上同学轮流影音笔记,由维特和美月送至直树家。维特询问美月的外号,于是美月再一次被我们称呼“美蛋”。

直树的缺席

美月和维特去直树家送笔记,直树的姨妈约请他们进客厅。直树的姑姑埋怨外孙子的心态是悠子所致。直树一向没有出现。

“小直会有心病都是二零一八年的教师害的。如果所有老师都跟你一样热心,那儿女也不会化为那样了…
…”

美月如故每一周四和维特一起去送笔记,只是直树的丈母娘越来越冷淡。美月和维特说起就是继续家庭走访直树也不会来学习,维特照旧不肯甩掉。

3月尾始,“* 全国中学生乳制品推广运动
*”起初在全县进行,教室的空气开头凝重起来。全班津津有味喝牛奶的唯有维特一人。

维特让大家在彩纸上写下留言鼓励直树,诡异的氛围让大家乐在其中。

“人并不是一身的。世道固然危险,但依然幸福地活下来啊。”
“要有信心。NEVER GIVE UP!”

同一天放学后,副班长佑介将牛奶盒扔到修哉脚边。对修哉的钳制从此开端。

对修哉的制约

从第二天开首,修哉遭到同班同学的钳制

  • 书桌、鞋箱和储物柜里塞满纸盒牛奶
  • 台式机、运动服被偷
  • 读本每一页被人写上“杀人凶手”

“半数以上的人有些都梦想受到旁人的赞叹。不过做好事做大事太不方便了。那最简易的章程是如何呢?谴责做坏事的人就好了。话虽如此,率先纠举的人,站在纠举最前方的人依旧索要一定勇气的。但是随着打落水狗就概括了。不需求团结的见识,只要附和就好。这么除了当好人,还是能表露经常的下压力,岂不是一举数得的乐事吗?”

班上同学的手机收到短信邮件:

“修哉该受天罚!搜集制裁点数!”

需要大家告诉自己对修哉做了哪些,由这么些邮件评分给出点数,每个礼拜日结算,全班点数最少的人从下个星期先导被视为杀人犯的同党,接受平等的掣肘。美月拒绝参与制裁。

有学童在作业中夹纸条向维特举报班上有同学被欺负,维特在班会司令员其身为对修哉战绩的吃醋。

放学后,美月被同班威胁,质问是还是不是是向维特告密者,并威迫美月向修哉举办制裁,美月违心向修哉扔牛奶盒,砸中修哉脸,向修哉道歉被同学听到,被同班强按与修哉接吻,并拍下照片。

当夜修哉发短信邮件约美月在便利商店会面,把美月带到河边平房,给美月看了验血报告。美月也告诉修哉其实自己理解悠子并不曾在牛奶中掺入血液。

其次天修哉用自己的章程对欺负美月的同校施加报复,自此再没人对修哉搞恶作剧。

美月和修哉大致每一日都在河边平房见面。修哉给美月演示了温馨研制的测谎手表,并向美月坦白了祥和用处刑机器杀小猫。

第一学期毕业式的头天,美月和维特去直树家送笔记,美月给直树写了一封信,告知直树牛奶盒的原形,维特把笔记和写满同学祝福的彩纸交给直树的亲娘。维特从门缝对房间里的直树喊话:

“直树,你在的话听自己说。其实这一学期忧伤的不只是您,修哉也极度不快。他被班上同学欺负了,格外愚钝的欺凌手段。我对大家说那样做是颠三倒四的,我至极好学的劝诫⋯⋯我们清楚了自己的苦心。直树,跟自己说您的不快好不佳嘛。我会全心全意接受的。我自然会替你解决,希望您相信我。明天结束学业式一定要到校园来啊,我等你!”

美月的信最后没有送出,当晚,直树的大姨被直树杀害了。

其次天学期毕业式后,班上同学被挟持离校,美月被留了下来,以便警方讯问,

美月用修哉制作的测谎手表得知维特每一周的家中走访然而是维特的自家满意,并对派出所讲出了本质。

美月安插用毒药杀掉维特。

美月从小学低年级开始就喜欢直树,直树是美月的初恋。直树是班上唯一一个不叫美月绰号的同学。


慈爱者

讲述者:** 下村优子 **,直树(少年B)之母

森口的来访

直树大妈一向对校方安顿单亲小姑悠子担任青春期多愁善刚孙子的班导师很有意见。而直树在游戏厅被不良高中生威吓的工作,直树二姑也认为是悠子以家中为优先,没去接直树。甚至悠子的闺女爱美在游泳池溺毙的轩然大波,直树的阿妈也认为是悠子把小孩带去工作场面,对团结公务员身份的失态导致的意外。

“一路听下来,原本是满载希望的中学生活,暴发的却尽是些可怜的事。全都不是直树的错,但不幸的都是她。”

事实真相 直树母亲的解读
直树建议以老师作为电击钱包的实验对象 善良的直树认为老师可以阻止他
直树建议以悠子的女儿爱美作为实验对象 直树认为修哉不会对小孩子动手
首先和爱美攀谈的是直树 直树是被修哉利用了
直树将爱美丢入泳池,以造成意外假象 善良的直树想要掩护朋友

为防止直树受到刑事案件的拖累,直树大姨装作感谢悠子的典范。直树岳母想要给悠子赔偿金,以防止其事后找劳动。老公指出报警,但直树三姑不想外孙子作为共犯。

“搞不好直树其实只是偶尔在场,遭到可怕的渡边的要挟,被迫允许帮她的忙。不,说来那件案子根本就是森口编造出来的不是吧?借使像报纸上写的,小孩落水跌入游泳池溺毙的话,是森口身为父大姨爱惜不周的错。她不愿意认同,所以威吓运气不佳再次出现场的渡边跟直树,强迫他们肯定自己没犯的罪吧?我不可以不这么想。”

直树的老大

春假未来,直树有了奇怪的洁癖

  • 用餐的菜不要大盘,要分成小盘装
  • 自己的衣着要分别来洗
  • 祥和洗完澡之后相对不用人家去洗
  • 多少个碗盘茶杯要用水和清洁剂洗上快一个钟头
  • 时装不论颜色,要添加多量消毒漂白剂重复洗很频仍

直树对团结使用相反的行进:

  • 不清理自己身体清除的废料
  • 不洗头不刷牙不洗澡

邻居旅行带回香岛和式点心最中饼,直树一有失水准态尝了一个:

“妈,原来最中饼这么好吃啊。我原先根本都没想过要一触即发⋯⋯”

直树阿姨将直树的洁癖症解释为在频频清洗污垢时,洗掉挥之不去的讨厌回想;而温馨不肯保持清洁,是因为唯有和睦过着清爽日子而怀有罪恶感。

直树姑姑在学期成绩单中窥见悠子的离职文告,将其领会为悠子心虚的辨证。

直树三姨送给直树一本日记本,希望直树可以用上锁的日记本把发泄出去的情怀封闭起来。

直树的姊姊真理子怀孕,带了直树喜欢的泡芙来访。直树以胸闷,不想传染二嫂为由拒绝下楼、真理子离开的时候,直树推开窗户恭喜真理子。

新学期先河七天,直树都谎称头疼,没有去读书。直树小姑带直树去邻镇精神科做思想诊断,直树被诊断为“自律神经失调症”,医务卫生人员判定直树应该待在家里。

还乡的旅途直树婶婶带直树去亚特兰大店就餐,邻桌的小女孩不慎把牛奶盒蒙受地上,牛奶溅到直树的裤管和鞋上,直树脸色大变,去卫生间呕吐。

维特的来访

维特和美月来访,带来影印的笔记。直树对维特颇有青眼,但担心美月回家会和别人说起直树的事。直树小姨将影印的笔记送至直树的屋子,直树怨气冲天。

直树起来拔取三回性餐具,多个多星期没有洗过澡,换过衣裳,头发油腻,身上公布酸臭。直树小姑试图用湿毛巾给直树擦脸,被直树推搡。直树除去厕所,完全不出房门一步。

直树小姨在直树的饭中掺入安眠药,直树睡着后,直树妈妈给直树剪发,復苏后的直树歇斯底里。

同一天夜间直树主动洗澡,给协调剃成光头,换上新衣服,并提议去便利商店。直树在便利商店用浴室的备用剃刀刀片割破手指,将血液抹在店里的货品上。店员联系直树的二姑,直树的生母买下了感染血液的货物,店员并未报警。

到家后直树三姑询问直树这么做的原故,直树称想被警官抓起来。直树告诉小姑自己喝下了掺有梅毒病毒血液的牛奶,坦白自己是在看到爱美醒来后,才将其抛入游泳池的。

维特再次来访,在门口大声对直树喊话,带来全班同学写的彩纸,彩纸上每句第四个字的发声连起来就是:

“杀人凶手去死”

直树岳母在日记中坦言打算杀掉直树。

喜剧发生后,真理子因面临惊吓而早产。

告白读书笔记(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