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与白骨

文|有狐在沔

第三遍、巨蛇入梦

第五回、鬼蜘蛛

  第三节课是语文课,从语文先生梁悠走进体育场馆开端,男生们的双眼就起来发光了。

  龚雅不得不认可梁悠先生是个美观的女生,一米七六的身高,傲人的D罩杯,更别说她娇小的不像真人似的眼鼻口耳,不过那一个都不是梁悠先生的尤其之处,梁悠先生分外之处是她有一头朱砂般的灰色头发。即便现在的高中生中并不缺乏特立独行的女子,她们将毛发染成金黄、棕色、灰色,甚至灰色的都有,可是染发不管怎么着逼真,加多少香水、化学用品掩饰,难免流露破绽,也许是干巴巴的头发,也许是根部的黑发,只要稍稍观看便能辨出真假。毕竟在中原,北美洲人的头发主要依旧以粉藏绿色为主,可是梁悠先生的一头红发却是纯天然的,不管从哪些角度看都是绝不破绽。

  梁悠先生当然是纯种的北美洲人,不管怎么样,她那一头红发就如她胸前绝无仅有的傲人双峰一样增添了他的机密和诱人之处。可以毫无疑问的说,四十四中情窦初开的高中生中,百分之三十都是因为有梁悠先生的存在,而过早地开启了他们在情爱之路上的坎坷人生。

  当梁悠先生走进教室时,所有男生的眼睛都破天荒的汇总到了一同,龚雅也不禁的乘机群众向讲台上看去,梁悠先生前几日穿的依然是“节俭”风格。开胸羽绒服的疙瘩开到了第三颗,胸前波澜壮阔惨绝人寰,粉红色公主裙完全遮不住她高挑的玉腿,男生们大约都要喷出血来了。当然梁悠先生并非是蓄意那般制伏诱惑,而是凭他的身材实在是怎么穿都会令人浮想联翩。

  “咳咳”,就算早已经习惯了那种眼神,梁悠先生照旧依旧多少不甚适应,那么些污染的社会风气里的有着男人好像都是如出一辙的泥土捏成的,眼睛里的污迹和罪恶感毫不掩饰地爆出出来,让她从心底忍不住感到阵阵恶心。不过他仍要摆出笑容,传授他们道德和修养,试图控制他们的欲望,端正他们的合计,而这也是她所厌恶的,校勘的人性即使看起来正直善良,但实在却比纯粹的罪恶越发虚伪、污秽。

  梁悠先生抬早先来说道:“前些天,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校友,我提议大家用热情的掌声欢迎他呢。”

  固然学生们并不曾观察任哪个人,但要么顺应老师的召唤鼓起掌来,龚雅也纳闷地瞅着门口,双掌轻轻地拍着。掌声未停,梁悠先生微笑着向门外示意,一个男生从门外走了进入。

  龚雅差不多要叫出声来。

  这么些男生不是人家,正是龚雅的二哥龚骕。

  “那位新校友,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吧。”梁悠先生稍稍弯下腰,冲着男生微笑道。

  男生却瞧也不瞧他露出来的胸前风光,两眼坚定地瞅着讲台上面,铿锵有力的雄壮声音讲道:“我的名字叫苍龙。”

  “苍龙,很威风的名字呀,大家再三次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苍龙同学吧。”梁悠先生商议。

  “下边,那位同学愿意给苍龙同学一个座席呢?”待第二波掌声静下来,梁悠先生随即说道。

  体育场地里到处举起了白藕般的手臂,一共十八根,全是女人。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台上站着的龙身同学,不仅名字霸气,态度冷漠,而且相貌也是超人的英俊啊。不管在哪里,长得帅都是要加分的。

  梁悠先生眉头紧锁,那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环顾了一下讲堂,说道:“就从未有过一个男同学愿意与苍龙同学共同学习啊?”突然梁悠先生看到了龚雅,全班唯一一个从未有过举手的女人,她边上的坐席正是空闲的。梁悠先生暗暗叹了口气,那孩子也是可怜,居然从入学开头就从未有过人乐意与她同桌,唉,何人让他的姊姊是龚素呢……

  苍龙的秋波也落在了龚雅身上,他毫不迟疑的向龚雅走过去。

  梁悠先生看见了他的此举,突然说道:“我看苍龙同学就坐在第一排吧。”

  所有人哗然,男生们疾首蹙额,第一排不过风光最好的职分吗,出了成就好和家里有涉嫌的,没有一点成本可别想混到第一排去。那几个新来的凭什么收获助教的器重?所有男生都把目光投到了苍龙同学的随身,苍龙的步伐从未停,他走的很淡定,龚雅的心则跳的尤为厉害,她一度完全摸不清情状了。

  苍龙在龚雅身边坐了下来,“老师,我就坐那儿了。”苍龙抬起来说道。

  “我让你坐第一排你没听到吗?”梁悠先生信眉冷蹙,说道:“你说坐哪就坐哪,那位同学没观点吧?”说着紧密地望着龚雅。龚雅的脸刷的红了。

  苍龙看向了龚雅。

  全班人都望着龚雅,没有一个人出声。

  龚雅紧握着拳头,好不简单憋出一句话来:“老……老师,就让他……坐那里呢。”

  “好……好,好!”梁悠先生一拍桌子叫道:“大家开始上课了!”

  将近十来分钟苍龙没有说一句话,龚雅终于急不可待了:“你真的叫苍龙吗?”她问道。

  苍龙点了点头。

  “你从哪儿来的?”龚雅问道。

  “丹池。”苍龙说道。

  “丹池山?”龚雅奇怪的问道:“这里有人烟居住吗?”

  “我住在丹池山。”苍龙又说了五遍。

  龚雅咬咬舌,突然问道:“请问您,有一个妹子吗?”

  苍龙突然回过头看着龚雅,龚雅望着她的肉眼,大气不敢喘。

  “没有。”他说道。

  龚雅的头翁的一声,她倍感天旋地转的。

  “也许是自己的错觉吧,然而你好像一个人……”龚雅的肉眼里涨涨的,说道:“一个自家最最敬重,最最欢乐的人,他霍然之间就没有了,也不跟自己说一声,我以为他要重回了,可是没悟出又是本人的错觉。”龚雅说道。

  “那个家伙……”苍龙说道:“是您二哥吗?”

  龚雅抬初叶:“是啊是啊。”

  “有你如此一个关怀他的二嫂,他应该会很乐意的。”苍龙说道。

  龚雅眼中的光芒暗淡了,“我一贯没想过会看到一个和她一样的人,我……”

  “你别搞错了,我不是你四哥!”苍龙突然说道。

  龚雅的心像被刀戳了扳平,她再也情难自禁,泪水涌了出来。

  “女人不要随便哭!”苍龙的音响传播:“就终于你表弟真在那边,他也不会喜欢看到一个娇生惯养的四妹的。”

  龚雅抬起首来瞧着苍龙。

  “我理解你很恐怖,可是绝不顾虑,事情总会好起来的。”苍龙目无表情,说道。

  龚雅瞧着他那张熟习而陌生的脸,说道:“我认为,你要么很像自家四哥。”

  苍龙的眼神浮动了一晃,那并从未逃过龚雅的双眼。

  “苍龙同学,上课不要讲悄悄话!”梁悠先生突然叫道:“要谈情说爱请到外面去。”

  苍龙的脸色突然变了。

  外面传出阵阵哗然的尖叫声。

  “又发出了什么事呀?”梁悠先生不耐烦的商谈,说着走到了窗户边,但是一看到外面的意况,她脸蛋的神情快速凝固了,手中的粉笔也掉到了地上。

  看到助教吓得脸色都变了,学生们都朝窗户边上涌去。

  “不要过来!”梁悠先生突然叫道,就在这一转眼,突然一个迷茫的事物从窗子外面冲了进来,“哐——”一声响亮,玻璃窗户碎了一个大洞,学生们诧异的抬先导看去,只见梁悠先生背靠着黑板正在痛心的挣扎着。而他的脸蛋则钉着一团黑乎乎的事物,两边各冒出六根像蜘蛛爪子一样的东西牢牢地拽在梁悠先生的头发上、耳朵上。梁悠先生使劲的想要将那团东西拉扯下来,然则却一点艺术也绝非,那东西如同吸盘一样曾经紧密地跟她雪白的皮肤黏在了一头。她拉扯时就好像拉扯着团结的情面一样,那多少个东西被拉开的时候也是他的脸被拉掉的时候。

  “让开!”人群前边忽然一声暴喝,那声音粗壮而有威严,震慑的围在眼前的男生们不自觉的退到了两边,同时以后头看去。只见一直沉默寡言的龙身同学站在分手的人群当中,眼珠子变成了火红火红的,牢牢地望着黑板前面悲伤挣扎的梁悠先生,而他的手中明晃晃的,不明了哪些时候多了一把五尺长的长剑。

  “白龙出窍,破!”苍龙一个箭步,在所有人还没影响过来时他早就落在了讲台前边,所有人只觉得刀光一闪,随即听到“啪啪”两声,两团红色的东西落在了地上。

  “啊,它还在动!”有人叫道。大家及时往地上看去,果然掉到地上的两团黑乎乎的事物正在蠕动,不一会儿从那东西上又冒出来六根爪子,其中一只“哒哒哒”的往人群中爬去,人群及时传来阵阵尖叫声。“哇,好恶心,快踩死它!”

  “那东西不会有毒吧?”有人叫道。

  “快踩死,踩死啊!”有人都快要哭出来了。

  “铮——”又是白光一闪,学生们正在惊愕之中,只见地上那多少个像蜘蛛一样黑乎乎的东西还在挣扎,不过身上却多了一根银白色的针,一尺多少长度将它牢牢地钉在光滑的瓷砖上。

  “啊,还有一只。”有人叫道,人群的视线又被转移到门口,另一只黑乎乎的“蜘蛛”快捷的从门缝里钻了出去。

  “啊,它逃跑了。”有人叫道:“快追!”

  可是从未一个人追上去,学生们回过头来看苍龙,他正蹲在地上,地上躺着一个一米七六的赏心悦目的女生,但是双目紧闭,脸上是伤心的神色。苍龙从怀里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塞进了梁悠先生嘴里,按着她喉咙让他吞了下去。

  “大家不用碰那东西,那东西有剧毒。”苍龙说道。多只正将铅笔伸向地上那只“蜘蛛”的手霎时惊吓的缩了归来。

  “那东西叫“鬼蜘蛛”,假若被咬在七个钟头内皮肤就会溃烂,变成不生不灭的僵尸的,大家一定要小心。”苍龙站起身来:“我已给先生服驾驭药,现在什么人来观照老师?我要去消灭其余“鬼蜘蛛”!”

  学生们你看看自家本人看看您,面面相觑。

  苍龙径直走到人流中,将一个青花瓷小瓷瓶递给龚雅:“那是“龙元解毒丸”,借使被咬立时服一颗。”然后她又将手里的剑递给龚雅:“看,那剑柄上有个黄色的按钮,按住就会变成剑,甩手就改成笔,你拿着维护自己。”

  龚雅还从未影响过来,苍龙已经冲出了体育场地。学生们交头接耳,还没从本场出乎意外的事件中回过神来。

  “啊,救命!”

  “救命!”

  窗户外面则是越发惨烈的呼救声,每个人的心都揪了四起。

  不管你有没有准备好,一场恐怖的天灾人祸正在袭来。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